王石:中国人顽固的不是头脑 而是我们的胃

作为第十三届中国企业家论坛轮值主席,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在亚布力论坛现场接受了凤凰财经的专访。王石从偶像谈到哈佛游学,最后比较了东西方文明的差异性,王石建议中国年轻人要自信起来,同时他认为中国人顽固的不是头脑,而是胃。

2月22日-24日,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三届年会登场。今年的主题是:改革开新局——企业家精神与中国未来。这是亚布力论坛的第13个年头。从前,这个偏安黑龙江一隅的风景胜地因滑雪场受人追捧。如今,这里变成了企业家讨论中国大势的脑力激荡所在。

谈偶像

身处特殊位置应该做好被人批评的准备

凤凰财经:在平时的生活当中,因为王石先生已经被树立成偶像的形象,所以作为偶像的话,是不是也会受到很多的限制?

王石:我的观点是这样的,人在社会当中会受到种种限制,但是所谓的偶像,因为你在社会上有一定的位置,有一定的资源,有一定的话语权,相当于普通人来讲,应该是你受的不是限制,而是你有更多选择,这种选择,当然你说所谓的性质来讲,有时候会给你带来一些不方便,但这种不方便会给你带来更多机会的选择,应该来讲那种限制你是必须要接受的,你不能一方面你处在一种位置,你能可以多做很多选择的事情,另一方面你又觉得我受限制不方便,所以我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

凤凰财经:比如说当您习惯一种做偶像的感觉之后,也许之后遇到一些事情,让这种形象受到了一定的损害,也许有时候会更容易得到一些大家的关注,或者是更多的争议,在这种情况下您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呢?

王石:谈到偶像,刚才我讲的非常清楚,你既然属于处在某一种特别的地位,当然要做好思想准备,应该接受其他人对你的评论也好,对你的负面的报道也好,现在网络时代必须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对我来讲是必须去面对,还是我讲的那个话,一个人在社会上你得到的比你付出的还要多的时候,你应该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一切。

凤凰财经:比如说像您也说过反叛的时代不需要偶像,您为什么认为这是一个反叛的时代,怎样定义这个反叛?

王石:你认为这个不是反叛时代吗?什么叫反叛时代呢?就是不需要权威,偶像来讲,也是这种权威之一,但是作为偶像的权威所不同的来讲,所谓的权威很容易和威权联系在一起,所以权威就是你不能撼动他,你不能动摇他,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至于说偶像,你可以今天是偶像,明天不是,大家的偶像兴趣点都不一样,一定要非常清楚就是可能作为本身来讲,有些人他需要被偶像,但有些人是非常谨慎的,像我这样的应该更谨慎一点,因为我觉得对我来讲更多的是企业家,更多的还是自己的产品,更多是企业的品牌,更多的是消费者对你产品服务的感受,而不是说你这个人在社会上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但至于说演艺界的就完全不同,因为他就要靠这个面孔被消费者接受。

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讲,对我来讲这是必须要这样的,所以你说为什么是反叛时代,本身一个就是现在社会变革和传统社会的意识形态、能力要求,当然有很大的反差,但对新的到底是追求什么,到底追寻什么,应该不是很清楚。这个时候当然对过去的否定掉,树立新的东西不清楚的时候,显然这个时候,第一权威是当然的,第二所谓的偶像是很迅速被改变的。作为我来讲,实际上在十年前,我已经是逐步逐步的从公司的经营业务当中淡化出去,就是公众形象,并不等于说是不再工作了,淡化就是不再以公司的代言人在社会上再去讨论业务、谈论公司的发展、谈论行业上的预测,但是不幸有的时候某种原因,你成了一个聚焦的目标。

比如说2008年,关于捐款门,这完全是无意当中的一个网上,一个帖子,介绍一个记者问的回答。实际上在公司的决策,没有像公众反映响应的那么大,但是这样的结果来讲,反而是让公众更多关注这个人,显然从公司的品牌形象来讲,对公司的健康发展,对品牌的塑造,对团队的培养,对制度往前的演进,虽然是消费了消费者,娱乐了大众,但对品牌来讲是没有什么好处的。所以对我来讲还是尽量淡化,就是这样,包括在这里,你有没有发现,你们一再采访我,我都是不接受,因为我不想有更多的在这方面,在媒体上去报道。至于说是不是怕,没有任何惧怕,没有任何担心,因为毕竟我是个企业家,将来更多的还是谈到万科就谈到王石,一谈到王石就谈到万科,这个品牌,公司的品牌形象,已经是没有什么意义,只是一个被消费。

谈哈佛游学

最狼狈的时候,就当自己是个白痴

凤凰财经:比如说现在您有更多的精力放在一些游学方面,这次在哈佛游学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王石:我们一般的问话就是比较喜欢说你最痛苦的是什么,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可能我比较木讷,我很少这样去感受的,哪个对我来说是感受最深的,这已经是第五学期第三个年头,因为到那儿学习,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首先就是你当时选的什么专业,是上的肯尼迪政府学院还是商学院,第一我没选上专业,第二既上的也不是肯尼迪政府学院也不是商学院,当然还有更多的问那有老年大学吗,当然更多的说那也有中文班,显然这种种种的问题来讲,和我的状态在那儿,都不大一致。当然有没有老人班?我想是有的吧。

第二,有没有中文班呢?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到那儿去上中文班。至于说提到的商学院和肯尼迪政府学院那些课我是怎样上的,在那上也给同学讲课,但是选择80%的课程选择不是这样,更多是经济学院、历史系、宗教研究中心,更基础的。所以在那儿更多来讲就是自己进修,对西方的文化以基督教文明基础的现代文明这样去进一步通过这样的学习去理解。如果说大家更关心的年轻人是西方如何从技术层面去学习,就是解决如何决策,应该更多的是为什么这样做,也可能是这样的学习过程。

学习过程当中来讲,当然你可以带一个翻译,那种学习状态,但是对我来讲,应该说第一个挑战就是英语,就是如何用英语的思维方式去交流,我到那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这个,不存在说中文。第二个是不但是上老年班,我们知道在哈佛,本身是一个研究型的大学,严格来讲真正在那里当访问学者,也有读博士的,也有很多。我选的课程80%是本科学生的,而本科学生基本上是不过21、22岁,刚一年的18岁、19岁,到四年级的也就22、23岁,不但不是老年班中年班。

就是这样的,应该是第一学年是相当相当艰难的,第一学年两个学期,第一个学期就是你能不能熬下去,这是第一学期你面对的问题。

凤凰财经:为什么说是能不能熬下去?

王石:你根本语言过不了关,你要过语言关,刚才讲你本科生那是第二学期了,第一年你还是跟着年纪小的,选择了一个英语学校,就是学英文的,他是四个级别的课程,每个级别是十个礼拜,每个礼拜考试,十个礼拜一大考,考通过了你就上另外十个礼拜,十个礼拜再上好就接着,这个是非常非常苦的。

到了我这个年纪已经习惯于很多,不要说英文单词,中文单词都忘了,你记得某一个人很熟悉,但是想不起是谁,记忆力在衰退,你再去记英文单词,还和十七八岁的,比我女儿还小的同学一块儿做游戏,举个简单的你看十几个单词,迅速的五分钟看完之后,一个同学就上去,选你上去一组一组的,然后拿着单词就笔划这个单词的意思,你不会笔划啊,别人五分钟,你20分钟十几个单词也记不住,更不要说他笔划上,我再把这个单词说出来,根本记不住这个单词什么意思,就是诸如此类的。

当然你是最狼狈的,你反应的是最慢,你就是一个白痴。

凤凰财经:那个时候恐惧吗?

王石:不要说恐惧,哪来的恐惧?除非就是感到状态很不对。

凤凰财经:怎么去克服的呢?

王石:没有什么克服,那就想办法,好在他不是一直的,不是表演性,你也不用克服,顶多将来人家做游戏,人家不愿意和你玩,当然还有做作业,要做到早上两三点钟才完成,八点钟上课,你选择上午在语言学校,下午还要到哈佛去听课,当时是这样一个过程。最后你会发现值得不值得,这个问题是要考虑的,现在来讲用的是抑郁症,过去来讲是神经,这人神经了,现在来讲就是抑郁症,感到这个人思考太多了,想不开,我说别人来讲是语言关没过得了抑郁症了,就是学习的。

当然你突然发现虽然你很难说,很难通过,但是你再想,我十个礼拜,尽管你每次考试,无论是每个礼拜的一考,还是到十个礼拜之后的要升班的考试,你都是最后一个交卷,但是通过了,很多来讲,考了一半都交卷了,你原来以为他很聪明,后来发现他交卷很早,但是没通过。我就是属于在那里很明显的后进生,体会到什么到后进生的滋味但是十个礼拜过去就通过了,然后再学十个礼拜又通过了,这个是第一学期是这样。

反而来讲这样网上不断的质问,说你那是不是老年大学,我突然找到感觉,因为我上的不但不是老年大学,我虽然是后进生,因为我在年轻人当中,我也曾经年轻过,我在年轻的时候,我在班上不是最优秀的学生,我也不是后进生,我从来体会不到后进生是什么滋味,但这个时候我体验到了什么是后进生,我突然找到感觉,我虽然是后进生,但是我是和你们15、16岁,17、18岁的人在一块儿的后进生,而且后进生我没有留级,我没有后进生跟不上,我突然找到感觉,这就是第一学年,当时的情况。

到第二学期更多的开始问答课,你会发现首先问答课,首先你不是选择在你最喜欢的专业,你选择的只是老师的口音。

凤凰财经:要听得懂的。

王石:对,老师上课有没有PPT,因为第一个他讲话比较容易听不懂,再有PPT就容易一些,非常喜欢这种课程,要不然讲的听不懂那就不行了。自以为得意,找到了一个学习方法,但是突然发现,你只要找带有PPT的,基本上对你的听力没有什么帮助,然后会发现人到一定年纪,你看文字的时候,你的耳朵根本不起作用,听力不解决任何问题,然后决定不选择,课程选什么样的课程,那个听不懂的,硬着头皮去听呢,还是你选那个比较容易光看文字就大概知道什么意思,那个又做了一个很痛苦的选择。

因为你听不懂的你说听什么,实际上就是听得懂听不懂,但只要你肯做,所谓的案头工作,之前你要看老师提供的资料,那个你想就要做好预习。所以经历有一段时间,听不懂在说什么,这个过程当中也是非常痛苦的,痛苦在什么地方呢?因为你更多的不是你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是因为你之前读了很多老师给你的材料,但是你只是到现场场景去感觉,但有个问题了,你和同学在一块儿讨论,你不敢开口,因为你毕竟来讲你读懂老师大概意思是什么,但是到底怎么说就不知道。

所以同学们跟老师反映互动,你不敢去面对,这是第二个问题,就是这样的。就是觉得没学到什么东西,然后一年快过去了,然后又申请了一年,第二年也很快,当然到第二年应该说第三学期就开始逐步听懂老师说的什么东西,但是交流还是稍微差一点,到了第四学期,有一次听课老师带着去听,你得站起来,你不能说你不讲,我记得当时来讲我是一片空白。

凤凰财经:什么问题呢?

王石:我讲了什么我也不记得,这个就经历了。

凤凰财经:那一刻是什么感觉?

王石:就是你怎么回答也不知道,有一次就开始第二次了,人的心理就发生转变了,我就坐在最显眼的地方,就希望老师提问我,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是故意希望他们提问,老师反而很少提问,所以让我有一种失落感,就是这么个过程。

凤凰财经:现在怎么样?

王石:现在还是这样,还是有一段的适应,但是那就不是老师提问了,开始敢与人交谈了,那就是另外一种场景了,到大学讲演,都是英文的讲演,英文的讲演是精心准备的,之前还要反复练习,讲演开始,因为你不知道听众会提什么问题,尽管你的回答一些问题,你已经进行准备了,但是尽管提的问题是范围内,但是你不知道他在提什么问题的时候,你不知道该回答哪个问题了。所以同时还安排一个翻译,讲的就是自己讲,回答问题就是翻译。

我记得很清楚,第一次去瑞士,世界自然基金会的一个安排,年度会议,当然在完了之后回答问题,然后突然发现我回答的问题这个翻译翻译的是一塌糊涂,然后我就说停,我来说。

凤凰财经:特别有成就感?

王石:不是,实际上我讲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说别给我翻译了,我感觉我讲的再差也比他翻译的好,因为他翻译的完全是另外的意思了,但你知道你讲的最起码,你讲的可能某些词汇,某些词组不太成功,但你最起码知道你讲的什么意思,起码不会差。我记得后来是这样的,还带着翻译,然后我说你不用翻译,但是你站在旁边对我很重要,有个心理安慰,万一下面提问我听不懂,你就给我翻译一下。后来慢慢就不需要了,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当然到最后来讲,我觉得有个什么问题呢?实际上这是一个心理的转变,转变什么呢?就是说我讲英文你听得懂听不懂这是你的问题,你首先来讲你先担心我讲的你能不能听得懂,首先把这个问题当成你的问题了,肯定不好讲,讲着讲着怕人家听不懂,把你这个心理转换之后,就好多了。反而我现在面对什么处境呢?就是和中国人,让我讲英文我讲不出来,面对老外我就可以讲出来,很简单了,所以就是这样的处境。所以才发现有时候也倒过来思维,一个老外他不会讲中文,突然磕磕巴巴给你讲中文,你是笑话他呢,你还是惊讶之后的佩服,当然你佩服,当然你也非常想去理解他是什么意思。

倒过来我现在就是这样的位置,就是这样的。

谈东西文明

中国人顽固的不是头脑,而是胃

凤凰财经:我们也知道像您今年秋天还要去剑桥,然后之后还要去耶路撒冷,这是去学什么呢?

王石:就是延续在哈佛的学习,学习西方文化,西方美国像现在的资本主义,强盛的发达国家,当然在之前美国的更早是欧洲移民,欧洲移民最早的一批是从英国过来的,而在这之前最发达的资本主义是大英帝国。所以非常喜欢这样的一个文化的根源,然后就到英国,如果作为西方的文明根源溯源,然后到耶路撒冷去。

实际上现在所谓东西文明的冲突,我们是东亚文明,我们理解的东西文明一般我们理解我们亚洲文明,说我们的东方文明。实际上在西方的角度来讲,这个东西文明的东,并不是指我们的远东,而是阿拉伯、伊斯兰,是这样的一个东方。了解到西方的文明溯源到耶路撒冷去,实际上你中东的文明,伊斯兰文明,它的根源也是在耶路撒冷。再一个是阿拉伯帝国,伊斯兰文明,实际上也是我们看到,伊斯兰文明的现代化,也就是说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就是在这些地方了解东西文明的冲突。

凤凰财经:其实我们也很想知道王石先生去游学,在很大程度上是不是因为在国内已经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可能没有对手,到达了一个很高的位置,所以想要去寻求更多的突破,打开一个新的局面?

王石:应该不是,应该不存在这样一个一览众山小的问题,当然谈到山,实际上从企业家来讲,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很多企业家都在登山,而且据我所知,我的一个朋友,他也两次登顶珠峰,也是从南坡和北坡都登上去了,据我所知,他现在准备第三次登峰,然后做一个全程的录制登峰的过程。

我记得我曾经原来说也是准备三次登顶珠峰的,但是完全没想到,已经有人先在我之前准备第三次登上珠峰了。所以应该说在国内来讲不存在一个一览众山小的问题,至于说到知识层面,更不存这个问题,从某种角度来讲,从个人的经历来讲,他恰好不是一览众山小,他恰好是一个补课。

比如说我在年轻的时候,我在到深圳之前,甚至到深圳一段时间,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出国留学,那这么多年过去,过去这么多,到50多岁了我才打消了留学的念头,应该说差不多到了59岁的时候有一个机会,突然说有这么一个选择,可以去哈佛留学的时候,我基本上就选择了。

从个人来讲,是圆了一个年轻时候的一个梦,对很多留学生来讲,我只是补了个课,尽管这个课晚了点。第二个,作为一个企业家,去读书,它不仅仅是一个补课的问题,还有一个作为我个人的人生设计,我是想50岁到60岁我安排的是自己可支配的时间当中去探险,去登山,60岁到70岁安排的更多时间是当大学教授,实际上在58岁的时候,已经受聘香港科技大,去给学生带分的这样教书,今年已经满三年了。

去年我接受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教职,给EMBA学生上课,作为一个老师,仅仅是靠你的实战经验是不够的,你本身也需要一个这样去总结、提高这样一个过程,所以出国去留学不仅仅是一个圆了自己年轻时候的一个梦,更多还有一个效力,就是自己还需要提高,需要修养,这样才能对年轻学子负责任,当然你还谈你的经历,谈你的案例,谈你的登山,谈你的探险,我想会引人入胜,每年同样的话题,都会重复讲,都没有问题,显然这个是不复杂的。

因为毕竟当老师和当企业家到大学讲演,这是不同的。所以不存在你刚才说的一览众山小,你怎么一选就选择了哈佛呢?不是我一选就选哈佛,在这儿之前清华北大同济交大,向我发出同样的邀请,我同样会答应,而且我在某些场合,明示暗示说过多次,但没人来回应我这种要求,最后就是哈佛发出这样的邀请,当然不是很正式的,就是一次在交际场合当中,哈佛中国区执行主任随意问了我一句话,就是王先生您有没有兴趣作为访问学者到哈佛去,时间可长可短,短可三个月,长可至一年,有没有兴趣,我第一个即刻回应我有兴趣,他说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是别人向我发出邀请。

实际上我选的第二个学校不是这个剑桥,另外一所学校,但是办手续办来办去没办下来,这种情况下,剑桥发出邀请,那不就很快就去了。

凤凰财经:您到西方去留学,包括您讲的经历,比如说一开始您对自己的语言不自信,其实中国的学生,中国人本身在教育体制内不是培养我们那种独立的性格,您对这种东西,包括您跟十八九岁国外的年轻人,他们内心自有的教育方式也好,有那种自信,包括那个东西,这种感受可以跟我们交流一下吗?

王石:至于说到自信,当然这个和中国的教育传统是有关系的,我觉得两方面。一个教育传统来讲讲中国的传统,就是更多的是强调权威、威权,更多的是向上,更多的是老年社会,而反而对于年轻人更多的是一种不许你这样、不许你那样,就打击你的自信,抑制你的个性,这是中国传统的教育。然后相对西方来讲,首先来讲五六岁就要培养自信,小学大学更多是一种讲演,这种是很明显的。

至于你说中国年轻人出国的留学生,我觉得只要给他们环境,中国年轻人要让自信起来是非常重要的,反而我觉得中国人顽固的不是头脑,而是胃,我们知道说的胃来讲就是暖胃,到哪一定是喝白开水,喝热茶,喝粥,吃面条,所以你会发现我们中国人,不要说是出国访问,出国两三个月,一两个礼拜,就可能有二十年、三十年,一定要吃酸菜,西餐来讲一个是凉的,凉饮食,再一个就是奶酪,非常的不喜欢,喜欢中国的热粥和臭豆腐,而不喜欢西方的冻牛奶和奶酪。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

既然是东西文化交流,饮食文化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胃很顽固,不能接受西方的东西,你的思想就会受影响。所以至于说的头脑的开放,头脑的自信,从过去的35年的经历,改革开放,中国人头脑是非常非常开放的,是非常非常聪明的,他们绝对不存在不接受西方的东西,但是我这里要说的是,要警惕的是我们顽固的胃,因为顽固的胃会影响你的思维方式。所谓顽固的胃就是我们的饮食方法,我们在吃的问题上消化的时间太长,包括我们开亚布力会议,你发现在会议的氛围还是很高的,也有晚宴可以三个小时甚至四个小时,半杯葡萄酒可以喝一个小时,时间很长,除了宴会之外,吃的很简单,就是三明治,五分钟一顿饭就吃完了,要改善西方的效率,所以改变饮食的这种结构,改变我们贪吃的习惯,我觉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如果是比较来讲,我觉得更需要,因为我们在吃的问题上不能耽误时间,是非常浪费的,很多东西就造成了一种现在的吃的这种耽误时间,浪费材料,一定吃到最后。

比如说野生动物保护来讲,我们知道鱼翅是没有什么营养的,但是现在还是杀鱼翅,还有像90%的鱼翅现在都在中国大陆,如果说有什么要说的话,还要改变我们的饮食习惯,不仅仅是要从健康的角度出发,不仅从提高效率出发,还要从对尊重环境,尊重生命的角度出发。所以我这里要说,呼吁不要去吃鱼翅。

凤凰财经:好的,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

 

来源:凤凰财经

打喷嚏链接:http://www.dapenti.com/blog/more.asp?name=xilei&id=73857

喷嚏图卦微信:penti_tugua

每天网络精华尽在【喷嚏图卦】       喷嚏网官方新浪围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