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微博前,你想好了吗?

优卡丹因一条”质疑有毒“的微博损失10亿元市值;李双江之子一案受害人在微博上”被撤诉”;网友”留几手“因微博网传价值300 万而”被富翁“;谣言凭何在微博上兴风作浪?中国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张志安在采访中,向荷兰在线分析了微博用户、运营商和责任方三者间的动态助 推链。

谣言既起,所向无敌?
微博自2013年始就波澜起伏。一月末,一条”优卡丹对儿童肝肾有毒害作用“的微博在网络上掀起舆论狂潮,优卡丹所属上市公司仁和药业股价应声下跌,10亿元市值因此蒸发。但此后该消息被证实为谣言,发微博者事后同样表示“事实求证不足,表述缺乏斟酌”。

“毒药”事发不到一个月,备受关注的李双江之子李天一之案被网传受害人接受物质补偿后撤销控诉,而李天一本人已经取保候审回家。几条微博消息被数以万计的网友转发,而事后同样证实为不实消息,发微博者则被禁言7天。

李天一控诉被撤销的谣言盛传之时,以毒舌点评出名的新浪微博主“留几手”的微博被传以300万元出售,尽管”留几手“本人亲自出面辟谣,但网友对辟谣并没有表现出太多信任。这些谣言凭何经过众多网友“积极”转发而不被识破,而辟谣为何又显得如此无力?

信任度的缺失 网友“识不破”谣言
中 国广东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张志安在接受荷兰在线采访时指出,谣言的四散和辟谣的难度是微博用户、运营商和责任方共同的责任。“微博用户,尤其是 意见领袖在传播时没有考虑到自己可能带来的影响力;运营商在针对谣言微博的技术控制方面存在漏洞,目前没有能够系统性删除谣言的技术,即使发博者删除了微 博,但其他转发的不实微博仍然遍布网络,如此谣言的扩散性就难以控制,”张志安对荷兰在线表示,“而责任方如企业和政府,在回应质疑时不然速度过慢,不然 底气不足,谣言就有了滋生的时间和条件。”

“在微博平台上,我们无法要求和控制网友在发帖前三思,尤其是这样的要求容易被公共权力部门利用,阻断监督的渠道,”张志安对荷兰在线记者说道,“网友因政府公信力的缺失识不破也不愿意识破谣言,而和公共安全相关的谣言,大家都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理性发博的实现需要解放传统媒体
谈 及中国微博的使用现状,张志安表示“我们离理性使用微博还很远”。“大多网友在阅读他人微博时呈现出‘前十个效应’,仅关注一条微博后的前几条回复,解读 基本框架,”张志安对荷兰在线记者解释道,“很多网友没有耐心认真分析长微博来了解事实,跟风之前的回复,有时甚至从传达情绪发展到情绪的极化。”

在改善中国感性的微博使用环境方面,张志安认为意见领袖因自身可观的影响力,有更多的义务来审视传播内容,如屡次“失职”,可考虑注销其账号;而运营商可尽快开发一站式全删的技术,从技术上阻断谣言的传播。“但从长远来看,应该注重教育中对理性思想的培养,”张志安说道。

在分析如何实现理性发博时,张志安同时指出,中国对传统媒体的压制同样是微博上网友情绪易爆发的诱因:“微博开放化的同时,传统媒体的压制并未放松,公众对信息的了解是失衡的。应该同步放松对传统媒体的管制,如果公众能实现多渠道了解信息,自然会多添理性。”

一国微博符合一国国情
虽 属于社交媒体平台,但微博在中国一直扮演着比单纯社交媒体更复杂的角色。张志安将微博社交互动外的角色总结为“信息突破的管道和动员资源的平台”,在张志 安看来,社会的结构和需求决定了公众对社交媒体的利用:“微博上备受关注的热点可大致总结为三类:社会新闻包含娱乐资讯、公共事件包含反腐、和民族主义主 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