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饮料”的事故报告

本文作者:云无心

我们经常看到“某某人吃了某某食物出现异常”的报道,有些异常甚至是死亡。但是,“吃了某种食物之后异常”只一个经过挑选的“陈述”,准确的事实是:出现异常之前,吃的食物中包括该食物——而这一事实,也还是不全面,因为还可能有许多别的因素与异常相关,比如疾病或者遭受了其他刺激。

每一次这种报道出现,总是会引来一片恐慌。很多人选择了“不吃”来自我保护——没有任何一种食物是非吃不可的,拒绝任何一种食物都无可厚非。我们可以拒绝一种两种,甚至十种八种食物,但是,任何一种食物都有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每拒绝一种本来喜欢的食物,就为生活增加一些不便。从社会的角度,该如何来对待这样的事故呢?

美国FDA有一个“副作用报告系统”,简称CAERS,记录收到的副作用报告。如果一种食物成分是作为食品添加剂加到普通食品中,那么它必须经过FDA批准才能使用。与这样的食品相关的副作用不要求进行报告。如果它是作为膳食补充剂的“有效成分”,那么就不需要经过FDA的批准。FDA只有在有证据表明它不安全的的情况下,才可以禁止其使用。但如果有严重的副作用与之相关,生产经常商就必须在15天之内向FDA报告。

不过,不管是食品还是膳食补充剂,FDA都鼓励消费者以及医护人员报告副作用事故。FDA明确指出,他们严肃对待这些报告,但报告本身不表明副作用一定是由报告者怀疑的原因导致的。这些报告更多地是作为一种线索,以供FDA去探究这些产品的安全性。

“能量饮料”是一种相对比较新型的食品,其主要“活性成分”是咖啡因、牛磺酸以及葡萄糖丙酸内酯等。最有名的能量饮料是红牛,在全球几十个国家销售。在美国,它是作为常规食品销售的,所以与它相关的副作用案例就都是“自愿报告”。在2004到2012年之间,CAERS数据库中有20多条记录,多数是恶心、呕吐、心率异常等。

红牛的“副作用传说”在欧洲比较吓人。1991年,瑞典曝出了三起跟红牛有关的死亡事件,其中两人死前喝过红牛与酒精混合的饮料,而另一人则是在剧烈运动中喝红牛。1999年,一位18岁的男孩死在篮球场上,而他赛前喝过三罐红牛。虽然调查结果无法确认这些死亡由红牛导致,但这些事故引起了食品安全部门的担心,法国、丹麦、挪威等欧洲国家甚至禁售红牛多年。欧盟委员会认为这些禁令不合理,直到几年前这些国家才取消了禁令。

美国还有一种著名的能量饮料叫做“5小时能量”,是作为膳食补充剂销售的,其活性成分跟红牛一样,只是含量不同。在CAERS数据库中,它的副作用报告更多。在2004到2012年之间,共有90多起,典型症状包括惊厥、晕眩、心血管异常等。最严重的,是十多起死亡。

不管是作为常规食品还是膳食补充剂,能量饮料中的那些成分都没有安全性的问题。咖啡因自不必说,跟咖啡和茶中的没有区别。牛磺酸和葡萄糖丙酸内酯是人体内本来存在的物质,欧洲食品安全局等机构做过评估。都认为它们在能量饮料中的用量不产生安全问题。而其他的成分,维生素、糖等,更是常规的食品成分。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那些副作用的案例?能量饮料是不是“躺着中枪”?现在还是未解之谜。所以,FDA只是整理公布了这些副作用的记录,却无法做出它“安全”还是“有害”的结论,只是提醒公众:这些产品虽然可以刺激你清醒,但却无法代替休息与睡眠!

用bShare分享或收藏本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