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提出的「政府取消合同煤,不要补贴电厂,所有电厂全部用市场煤」,能真正实现全民免费用电?

有必要给这个问题设定一些条件:我们需要认为这个“能实现”意味着是一种帕累托改进,居民变得更好而其他人、其他条件都没有改变。
一个简单的思路,补贴会改变需求曲线,造成用电缺口加大,要么在短缺中电力企业或电网企业获得寻租机会,要么在增加电力供给的情况下电力企业成本曲线上移,国家需要再次补贴电力企业或允许进一步上调电价。
因为去年下半年各种各样的事情,时至今日下午我还在苦逼地看相关论文,如图。
就在我看一篇关于电企与煤企关系的论文时,我突然发现了这个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文件明确要求重点合同电煤或者说该合同所代表的电煤价格双轨制于2012年底取消,新的煤电合同恰于近日签订《煤电年度谈判收官 电煤在市场价基础上减10元》《电煤合同有量无价 更多体现的是合作意向》。
同时,我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时产生疑问,所谓“我们发现透过合同煤每年补贴电厂2430亿元”到底是否国家存在如此一笔补贴。经过查看电力方面年鉴,我确定并未有这样一笔补贴,郎先生所谓补贴应该是指“合同煤每年产生2000多亿元的倒买倒卖和腐败”,即通过倒卖形式产生的额外收入,而这笔收入根源在于国家通过行政命令迫使煤企接受低于市场的价格。
如此,倘使今年取消了重点合同煤且价格接近市场价格,那么企业倒卖电煤所获利润微乎其微,我们不妨再等一等,看看电企们到底盈利多少,电价变化又是如何。
但无论如何,盈利已经与是否实现居民免费用电无太大关系,,要实现免费用电国家必须多拿出如此一笔支出来或利用行政命令要求企业向居民免费供电(后者是竭泽而渔),这已经与我预先设置的条件矛盾:国家必须增加财政支出,而羊毛出在羊身上。
当然,如果有大人物比如某位阁老王八吃秤砣地要给居民实现免费用电,此时考虑电厂维持一个正常的利润率不变(重点合同电煤取消后),有足够数据(用电量、电价、收入等)可以大致分析出居民的用电变化得出一预测值,这一预测值可以与装机量、电煤产量数据等结合分析电企成本压力,成本压力又可以结合其他数据表现为对产出的不利影响,产出又对用电量产生反馈。将这些影响综合起来应该会有一个均衡水平,这大概就可以预测免费用电的整体影响以及评估它是否是一项帕累托改进。但那应该是另一个问题了。

— 完 —

本文作者:王一飞

知乎是一个真实网络问答社区,在这里可以寻找答案、分享知识,发现一个更大的世界。
下载知乎 iPhone 客户端: http://zhi.hu/ios

此问题还有 13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郎咸平对电力的理解有哪些错误的地方?
为什么郎咸平教授的话每次都能很好的应验,但政府却每次都不听却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