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丹的“洗红”路 “我不光有胸,更有胸怀”

采写_本刊记者 刘倩 录音整理 实习生 黄伟珊 简嘉丽 李彤

d_1

谈华丽转身前的艳光四射

在彭丹的一处办公室见到她,她包裹得很严实,刺绣的喇叭牛仔裤,高领紧身毛衣,还不忘弄条围巾搭在胸前,脸上一副墨镜。即便这样,她那傲人挺拔的胸部还是成为我们最先谈论的话题,就像在《南泥湾》的首映礼报道上,网站做得最多的标题是“彭丹俯身秀性感”而不是“彭丹执导主旋律电影”。“记得5年前你接受《南都娱乐周刊》采访,说自己被选为波神不是因为你的胸最大,而是胸长得最匀称?”面对《南都娱乐周刊》记者对她的第一句问话,已是彭委员的彭丹怔了一下,略显尴尬,“没有吧,我肯定是说身材匀称,你们就以为我是说胸,哎”。我们的聊天就以她追加的一句“我不光有胸,还有胸怀”开始了。

彭丹在香港被黄百鸣、王晶这些导演相中,缘于她拒绝了《花花公子》杂志的天价封面拍摄邀约,作为当时公派留学美国的华裔学生,彭丹参加了美国的选美大赛,蝉联三届冠军,从而得到《花花公子》的青睐。之所以不给《花花公子》面子,出自她作为芭蕾舞演员的清高,“当时我比较单纯,没觉得钱那么重要”。在香港的红火时期,她的一个团队从经纪人、保姆到发型化妆师、司机等,有十几人。她的这种清高也曾不断地被挑战,曾有家公司要她拍写真集,给她开价两千万港币,让她露点,彭丹不拍,又给她涨到三千万,她仍不拍。“因为他们是全球发行的,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能看到你的写真集”。

某种程度上,在香港艳星时期的彭丹坚持没露点,是她的“洗红”路得以成功的关键。“另一家公司来威胁我,派人骚扰我,扬言把我腿打断,把我的名声搞臭,还有恐吓的信。”她当时的经纪人吓得要死,彭丹却不以为然。

不过接触过早期彭丹的香港媒体记者也透露,其实“‘两千万’大面上只是个噱头,用来造势,烘托本人”,到底有多少真实度并不得知。

1999年,在黄百鸣、王晶手下饰演香艳女郎的彭丹如日中天,之前她的《邪杀》、《极度兽性》、《六魔女》,都极受欢迎,她却突然走低调路线回到内地发展,角色也从性感辣妹变为朴素的劳动模范。有内地导演邀她拍戏,内地有说得上话的人能够拍板用她,而她演的片子在香港虽然是三级片可她均没有露点,这些因素都是促使她得以转战内地的原因。她说:“我非常感谢韩三平那时候能够支持我。”

低调神秘的14年的主旋律之路

从香港转战内地不出奇,从香港的好市场转向内地的低调主旋律阵地,是彭丹的神秘之处。“我从国外回来之后就有点销声匿迹了。我回内地演主旋律电影演了14年,一直没有停过,只是在内地长久以来都很少在媒体面前曝光,包括我当选委员也是这样。当选的那段时间也没有和任何一家媒体报道,那个时期还正好是《南泥湾》的宣传期,每天都在接受媒体采访,就从来没提过当选委员这个事。”

也许正是这14年的媒体空白,让2013年参政议政的彭丹看起来像一位空降兵,让人浮想联翩。问及她为何在事业巅峰期决定转型,她的理由很简单“没想太多,既然有内地导演看中我,我就去试试。”这一试,就是14年。

接触过彭丹的内地记者不多,毕竟14年来她一直坚持出演主旋律电影,偶尔接一部古装戏,饰演王母娘娘之类的角色。她的主要影迷几乎停留在14年前的香港,网络上关于她的身份介绍仍然是“香港演员”,但“其实我一直是内地籍,只是我在香港出道”。

网络上关于她的擅长表述有一个词是“一字马”,这似乎和她委员的身份格格不入。北京某周刊的资深记者L小姐对彭丹的印象是:“我小时候在TVB的节目上看到彭丹,她在节目上总是被主持人调侃,一会让她下个一字马,一会让她做拱桥,感觉她在主持人眼里就是一个内地妹的形象。”

对于彭丹参政议政的神秘,很大程度缘于人们对她的印象,似乎还停留在三级片艳星时代,却不知她用了14年来出演主旋律影片。《南都娱乐周刊》记者试图联络一些她刚转战内地主旋律电影时接触过她的记者,发现很难,翻开网页上关于她主旋律影片时期的采访,少之又少。彭丹习惯用同一句话来反驳对她“有背景”的质疑:“女人最宝贵的就是年龄,谁会笨到用14年来作秀?”

现在负责她宣传和各项事宜的人名号是“助理”,她的助理叫她“彭总”,而大多数记者,可以直接打她电话联络到她。一位专访过彭丹的自身记者艾先生告诉《南都娱乐周刊》记者:“我当时采访彭丹是偶然得到了她的电话,直接联系的她,今年过年我还收到了她的一条拜年短信,五年了,她没有换过电话号码。”

十四年“洗红”路前后对比

d_2

从香港娱乐杂志常露脸的艳星,到红色电影海报上的主演,彭丹让人感受到巨大的反差。

d_3

从有点稚嫩的艳星,到看上去无比自信的“红军女战士”,这能说彭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吗?

d_4

让观众的目光焦点从胸移到头上的帽子和肩上的徽章,彭丹花了怎样的努力和心血?

d_5

彭丹所说的“从未露点”,这就看你怎么理解了,左图这张被打上马赛克的湿身凸点照你觉得呢?

南都娱乐周刊×彭丹

“我没有机会也没有必要去潜规则”

艳星、委员、潜规则

“时尚、性感本身和弘扬主旋律文化不冲突,有机会仍然会再性感”

南都娱乐周刊:既然当选了全国青联常委和甘肃省政协委员,为什么和媒体隐瞒?

彭丹:当时也是有意不和媒体说,因为觉得和电影没有什么直接的相连,只是不希望媒体太focus(聚焦)我的社会职务。

南都娱乐周刊:你是湖南人,为什么会当选甘肃省政协委员?

彭丹:这个也很普遍,不是哪里人就做哪里委员,周星驰也不是广东人啊,是香港的,但是他还是做广东的委员,这个可能是大家对程序不理解了。况且我演了14年的主旋律电影,我在甘肃省政协的界别为“文化艺术界”。

南都娱乐周刊:影视公司是你的全部产业,还是产业中的一部分?

彭丹:一部分,比如这个办公室(采访的场所)就是一个建筑公司,算是我的一些投资吧。主营一些环保项目,像污水处理啊、垃圾处理之类的。

南都娱乐周刊:听起来你是女强人范儿,你在一条微博中也提到过“谁让俺笨,情商又低,还不会潜规则呢”,你提到“潜规则”的原因是被人质疑过你走潜规则路线么?

彭丹:没有。有的人也说了,说彭导你都没办法潜规则了,《南泥湾》你是导演又是制片人,还是投资人、出品人、编剧、女主角、剪辑……哈。

南都娱乐周刊:你没当出品人、制片人之前呢?有遇到潜规则吗?

彭丹:我觉得我不需要,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在香港我也没有被潜规则过一次,我当时已经红了,是别人求着我拍片子,我没有机会也没有必要去搞潜规则,想都没想。现在我当导演、制片人,我投资的戏,我还用去潜规则吗?

南都娱乐周刊:提到彭丹的擅长,现在网站上的资料仍旧会是“一字马”,就像你在香港出演香艳的角色时,被奉为36F的“波神”一样,这感觉好吗?

彭丹:我当时只是性感和艳丽,我是舞蹈演员出身,我觉得艳丽和性感是一种美,一种时尚。如果你要拍一部暴露的戏来哗众取宠吸引观众,卖票房的东西,那个就不是我所要做的。香港的标准是,就算没什么露点,因为有血腥暴力也还是会归为三级片,网上现在又说我是“三级片艳星”,根本就混淆了视听,反正我也从来都不解释。

南都娱乐周刊:你在香港为什么那么火?是香港从没出现过36F罩杯的大银幕女星?导致现在你已然成功转型并踏入政界,但仍摆脱不了“香港艳星”、“波神”的帽子。

彭丹:好多媒体那会都用“彭丹现象”来形容我,当时很多采访我的记者都说了,这五年要是没有你,我们都没有饭吃了。观众想看你,读者也想看你。可能是因为我比较神秘,相对于叶子楣、叶玉卿、舒淇来讲,在性感这方面的曝光率我比她们的层次要低。

南都娱乐周刊:你当上了全国青联常委,还会不会在银幕上再演性感火辣的角色?当年的那个“波神”还会回来吗?

彭丹:时尚、性感本身和弘扬主旋律文化不冲突,有机会仍然会再性感,所以影迷们可以放心。

“洗红”那些事儿

“韩三平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他能够感受到我的真诚”

南都娱乐周刊:你自导自演的《南泥湾》,和你当选全国青联常委、甘肃省政协委员有关系吗?不怕被人说你这是拍马屁吗?

彭丹:当然不会有关系。我都演了14年主旋律电影了,谁也不可能拿14年的时间去作一个秀,去拍马屁。而且对于一个女明星来讲,14年是一个很长时间。稍微有头脑的人都知道,哪怕拿出3年的时间来拍一个商业片也能做到名利双收,而且还能被别人认可,有很多影迷粉丝。

南都娱乐周刊:你的“洗红”路之所以得以进行,跟你当时坚持不露点有关系?

彭丹:如果我有露点照早就被挖出来了,我一直就是这样走的,只是你们没有这样关注。所以那天我发了条微博说“你虽未曾关心,我却未曾离去。”我说一个女人不能只有胸,还要有胸怀。

南都娱乐周刊:你是“富二代”或者“官二代”吗?

彭丹:当然不是啊。我是就不用熬14年了,对吧!我说任何人作秀,装也不能装14年,尤其对女孩子来讲,14年的青春太宝贵了。如果我是想出名的人,就不会选择这条道路。14年来我就干这么一件事,就是演主旋律电影。彭丹没有去一会儿做这个,一会儿做那个。

南都娱乐周刊:所以你的家庭很普通?

彭丹:我爷爷是第一师范学校的校长,我外公是遵义的领导,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给过我压力。我从一个舞蹈演员,到一个影视明星,然后到一个电影导演,再到一个草根委员,我不是官二代、富二代,全靠自己拼的。即使我外公在遵义是领导,但是外公在一个革命老区的地方给我的帮助有多大呢?而且我留学回来的时候我外公已经去世了。

南都娱乐周刊:你拍的第一部主旋律是《开着火车上北京》,你从香港艳星突然杀向内地演主旋律,据说在当时是受到质疑的,可韩三平又非常的力挺你?

彭丹:韩三平是中影集团的老总啊,当时很多导演不敢用我,韩三平为什么会力挺我呢?因为他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拍《开着火车上北京》时,是我在香港最火的时候,那是颠覆性的转变,那时候人比现在更保守。但我为什么转型成功呢?因为韩三平能够感受到我的真诚。

南都娱乐周刊:韩三平透过你的现象看到了你的本质?

彭丹:对啊,因为要演的角色是女货车司机,又是劳动模范,去试戏的演员穿得都很保守很朴实,就我穿了个背心、超短裙,一蹦一跳地去了,我十几年前还是个孩子嘛,20来岁,就这样一蹦一跳去了,结果坐下来一谈,韩三平就觉得我是个很真诚的人,不装,他就觉得彭丹是个很有质感的、直率的、坦诚的女孩,也是个很有质感的演员,所以给了我很大信任。

南都娱乐周刊:可你第一部转型之作《开着火车上北京》,反而让你销声匿迹了?

彭丹:如果当时宣传炒作肯定是个很大的新闻啊,当时我在香港还很红,甚至做点花边方面的东西,比如为什么是你拍这个啊?还可以去增加一点联想增加关注度,可是我都没有这么做,连在现场我都不接受媒体采访。

南都娱乐周刊:为什么到了内地之后要低调呢?

彭丹:其实我在香港也低调,也不怎么主动宣传,只是我人太nice,有媒体来访我很少拒绝,他们怎么写,写错了我也不反抗,也许转到了内地,内地记者不认识我吧,而且还是演主旋律,并非市场化的明星。

南都娱乐周刊:你从香港转到内地,有没有关键性的契机事件?

彭丹:当时就是遇上了这个导演,导演给了我这个剧本,我觉的剧本很有意思。

彭委员、红色影视明星,仍有性感一面

4_3

2009年9月,彭丹在北京出席商业活动,走的依然是性感路线。

4_1

1月31日,彭丹作为政协委员,出现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

4_2

2月24日,十八大重点献礼影片《南泥湾》在北大百年讲堂举行首映礼,导演、主演彭丹,性感亮相。

4_4

2008年12月,彭丹在香港录制《铁甲无敌奖门人》,红色影视发展之余也不忘“娱乐开怀”。

彭丹自述“洗红”路

我1999年转型内地时,还没有“潜规则”这个词吧

很多人认为美女会有很多人帮助,会用美色换取很多机会,但什么陪酒啊,陪吃啊,陪睡啊,这都没有我。其实我一直觉得我不太性感,就像大家觉得我的胸最完美,其实我最爱的是我的腿。我的职业就是拍戏,然后挣钱。所以就算你把我写得不好,或者冤枉我,我也不会去大动干戈,我选择容忍,用时间去证明。

我是芭蕾舞演员出身,芭蕾舞者大多都比较清高,又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从小老师教导我们的就是少说话,因为芭蕾舞在台上都是不说话的。到了香港我的心态才变得比较开得起玩笑,可以坦诚相待,我没有怕和民众接触,我很磊落。

要是有人怀疑我的转型是靠潜规则,可是主旋律电影里很难潜规则啊!而且我1999年转型内地时,还没有潜规则这个词吧?我的生活里女性朋友远远比男性朋友多,我今年情人节都是自己过,最好笑的是我这么久没结婚,还有人怀疑过我是不是同性恋呢,也不怪他们,谁让我出演过两部同性恋片子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