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癌术

本文作者:瘦驼

乌戈·拉斐尔·查韦斯·弗里亚斯(1954年7月28日——2013年3月5日),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死于癌症,享年58岁。

根据联合国经济与社会事务部(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UN DESA)人口司于2011年发布的一份评估报告,2010年委内瑞拉男性的预期寿命是70.83岁,与我国的情况相当。所以查韦斯确实算得上是早逝。这位以玻利瓦尔为榜样的拉美政治人物,像很多拉丁文化里的政治人物一样,颇擅长演讲,可以说是一位“嘴炮”大师。像很多政治人物一样,他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礼物,是关于他死亡的传说。委内瑞拉代总统马杜罗指责查韦斯的癌病是因为受到敌人谋害所致,政府已成立了科学小组负责调查此事。这个说法的源头,其实正是查韦斯本人。

2011年6月,查韦斯在古巴接受手术,从骨盆处移除了一个“棒球”大小的肿块。此后他正式承认自己患癌。这年年底,当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传出患上甲状腺癌消息时,查韦斯放了一个大炮。他在一档电视讲话中这样说:“发生在拉美我们身上的一些事,即便用概率论来解释,也很难说得通。如果他们捣鼓出来一种可以传播癌症的技术,而我们被蒙在鼓里五十年,这难道很奇怪吗?”他口中的“奇怪的事”是指拉丁美洲几个国家的领导人相继患癌的消息——现任巴西总统罗塞夫2009年被诊断患上淋巴癌、巴拉圭前总统卢戈2010年在腹股沟的淋巴组织中发现癌细胞、查韦斯2011年做了癌症手术、巴西前总统卢拉2011年被诊断为喉癌,然后是克里斯蒂娜。“他们”自然是美国人。

美国人当然很郁闷,大胡子菲德尔·卡斯特罗爷爷开始让美国人不爽的时候,查韦斯还没有出生。而现在,他还得给查韦斯发唁电呢。

先抛开郁闷的美国人不谈,如果想使点坏,真的那么容易让一个人患上癌症吗?

其实也不难,最有效也是最常见的一种陷害手段就是教那个人抽烟。肺癌是目前世界上致死最多的一类癌症,每年大约有近200万人死于此病。而所有的肺癌患者中,有近90%是吸烟者。菲德尔爷爷1986年以60岁高龄戒烟成功,他的保健医生干得不错。

另外,确有一些癌症是由传染性因素导致的。这其中最常见的是宫颈癌。宫颈癌是全球女性的第二大癌症杀手,每年全世界有大约50万新发病例,并有超过20万人死于此病。而我国则是宫颈癌的高发区,发病率在十万分之三左右,每年有超过5万名女同胞因此丧生,2003年著名艺人梅艳芳就殒命于此病。早在1976年,德国学者豪森Zur Hausen就发现了人类乳头瘤病毒(HPV)感染与宫颈癌之间的相关性,随着研究的进一步深入,人们在几乎所有的宫颈癌病例中都发现了HPV的影子。分子生物学的研究更是从基因的层面解释了这一现象,科学家发现有大约12种类型的HPV可以使宫颈发生癌变,人们把这些HPV称作高危HPV。根据协和医科大学肿瘤研究所的乔友林所作的统计,我国女性中高危HPV的感染率是14.2%。高危HPV中的HPV16和HPV18两种病毒造成了大约70%的宫颈癌病例。目前,已经有两种针对高危HPV的疫苗获得了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得以上市,但是由于我国规定即便获得FDA批准的药物如果要进入中国市场,也必须重新进行漫长的临床试验,所以,现在你还只能到中国大陆以外的地区获得这种保护,比如香港。

有没有那种可以通过接触直接传播的癌症呢?有。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岛上生活着一种名叫袋獾的动物。从1996年起,人们发现一种面部恶性肿瘤出现在袋獾群体中。随后的几年里,患上这种疾病并死亡的袋獾越来越多。后来研究人员发现这种癌症居然是可以传染的,脾气暴躁的袋獾经常发生撕咬,使得癌细胞在不同个体间传播。又由于这种动物在历史上曾经遭遇过好几次数量大规模减少的种群危机,导致现存的袋獾血缘关系都很近,于是连来自其他个体的癌细胞都不会引发免疫排斥。幸好只是袋獾。人类历史上有确切医疗记录的癌症直接传播病例只有一例。1996年,德国科研人员在著名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报道了一名外科医生在给一名患上多形性未分化肉瘤Undifferentiated Pleomorphic Sarcoma的病人做手术时不慎割破了左手,随后这只左手出现癌肿。经过基因检测,这块癌肿就来自于之前病人的肉瘤。


查韦斯口中“奇怪的事”真的奇怪吗?也许你也有这样的感觉——癌症似乎是越来越多了。你的感觉没有错,从世界范围内看,癌症的总体发病率确实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发生了显著提高。这个世界变得更糟了吗?也许。但更多的是变得更好了。因为一个世纪以来癌症发病率的提高,实际上是人类平均寿命的延长的副产物。1900年人类平均预期寿命只有31岁,而今天这一数字已经达到67岁。虽然确实有些癌症不择老幼,但是大部分的癌症还是发生于65岁以后,是衰老的结果。针对亚洲和欧洲的一项研究证明,大约有36%的人死亡时患有甲状腺癌;如果活到80岁,近80%的男性会患上前列腺癌。当然,这些癌症相对“温和”,发展很慢,也通常不会致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肿瘤学家罗伯特·温伯格Robert Weinberg说过:“只要我们活的足够长,早晚会患上癌症。”

因此悲观了吗?大可不必。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我们对付癌症的战斗力也越来越强了。越来越多的癌症可以在发病的初期被诊断出来,使得治疗效果越来越理想。

2009年,当时的巴西总统府民事办公室主任,时年62岁的迪尔玛·罗塞夫在一次常规的乳房X射线检查(这也是乳腺癌最有效的筛查手段)时发现了左臂的一处癌肿,后诊断为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2009年4月25日手术取出癌肿后,罗塞夫进行了4个月的化疗和放疗,之后宣布痊愈。同年12月,她摘掉戴了7个月的假发出现在公众面前。2010年3月,罗塞夫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并于当年成为巴西历史上首位女总统。

2010年8月,时任巴拉圭总统费尔南多·卢戈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氏淋巴瘤。2012年1月,他的医生宣布61岁的卢戈体内的癌细胞已经完全被消灭。同年6月,卢戈被弹劾下台。

2011年10月,已经有40年烟龄的巴西前任总统路易斯·卢拉被诊断为喉癌(吸烟正是喉癌的最主要诱因),之后医生立即对卢拉进行了放疗。2012年3月28日,卢拉的医生宣布他的恶性肿瘤已经完全消失。同一天,卢拉宣布重返政坛。

至于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她的甲状腺肿块经过医生诊断为良性,虚惊一场。


而乌戈·查韦斯的具体死因至今仍无从知晓,肿瘤学家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推测他患上的是盆腔软组织恶性肉瘤。

Hola!Coronel

参考文献

1、http://hdrstats.undp.org/en/indicators/69206.html
2、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297/en/
3、Bostwick, David G.; Eble, John N. (2007). Urological Surgical Pathology. St. Louis: Mosby. p. 468.
4、Menna E. Jones et al. Life-history change in disease-ravaged Tasmanian devil populations  PNAS July 22, 2008 vol. 105 no. 2910023-10027
5、http://www.nytimes.com/2010/12/28/health/28cancer.html
6、 Gärtner, Hermine-Valeria; Christian Seidl, Christine Luckenbach, Georg Schumm, Erhard Seifried, Horst Ritter, Burkhard Bultmann (1996-11-14). “Genetic Analysis of a Sarcoma Accidentally Transplanted from a Patient to a Surgeon”. N Engl J Med 335(20): 1494–1497.

关于本文

原文发表于《中国经营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