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商业模式存在大问题吗?

tengxun

2012年腾讯即时通讯活跃账户近8亿。腾讯财报显示,去年总收入438.937亿元,同比增长54.0%;全年净利润127.319亿元,同比增长24.8%。

由此得出,第一,腾讯公司去年花费为310亿元,这些钱主要开支为人员工资福利、带宽和服务器开支、市场费用、税收。其中带宽和服务器费用占比很大,如果基础电信运营商带宽费用也通货膨胀百分之三十,腾讯会亏损。腾讯的开支巨大。

第二,腾讯收入增加54%,而利润只增加25%,腾讯开始出现规模不经济现象。收入的增长或者说获取,是靠巨大的成本、更大的成本获取的。这是危险信号。我有合理理由猜测腾讯公司内部管理已经开始出现大公司病,内部消耗增长率大于收入增长率。

第三,腾讯作为一家十几年历史的即时通讯公司和互联网综合业务公司,在行业处于垄断地位,公司相对成熟,而其垄断和高科技地位只给自己带来25%的规模经济利润率。我发现这个数字的时候极为惊叹!腾讯公司的利润率应该是40%以上才合理。腾讯的神话被其连续几年50%的收入增长掩盖,这是垄断带来的惯性增长,而不是创新增长。

我们知道,新经济的特征是边际收益递增而非传统市场经济学的边际收益递减,在边际收益递增的情况下,腾讯的利润率应该不断提高,但是现实开支增加的速度却大于收入增加的速度。这说明其商业模式之中,也许在中国的体制下,存在很大的隐患,或者说腾讯这样的公司,其员工超越一万人之后,面临类似富士康一样的人力资源管理危机,这些危机都反应在成本之上。

富士康的人力资源危机是富士康自身没有克服的,是富士康商业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政治、文化、教育、国民素质等综合因素造成的。腾讯大量使用一般院校的大专、本科毕业生,它在今天浮躁的社会环境下面临富士康那样的农二代综合症吗?如果对85后大学生的社会心态和创新能力都比较了解的管理者,是应该知道答案的。

比亚迪王传福发明了一套人力资源理论。早期他靠农一代的人口红利,用人手打败机器,完成原始积累和自我工业化、现代化,成为代工大王和电池大王。他继续认为,如果能够利用大学生人口红利,雇几万名大学生工程师,四个中国工程师可以打败一个德国工程师,那么其创新能力可以打败德国人,从而让其汽车制造的高科技水平超过德国人,他成为汽车大王。结果是,比亚迪的万名大学生工程师造出的汽车质量低下、问题不断,这些大学生工程师聚集,他们制造的问题大于他们制造的财富。

腾讯公司的人力资源,有比亚迪类似的问题吗?

第四,腾讯八亿用户,每个用户每年给他贡献的收入为55元,而腾讯为这个用户提供免费服务的成本是巨大的,如此看来,也许腾讯公司的经济潜能快到顶峰啦,利润率再也很难提高了。腾讯的利润率不象一家高科技公司的利润率。那么,现在是腾讯最辉煌的时候吗?打败腾讯的法门在哪里?一定会有的,嘘,别声张,请我喝酒,我悄悄告诉你。

 

(本文不代表商业价值杂志社观点)


商业价值iPhone 客户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