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孩子「自由」的教育方式是否真的那么好?

俺闺女10岁,对这个问题略有心得,也经常为此困惑,先虚晃一枪,等着接大家的高招哈。

”放养“、”粗养“、”自由“,这些词儿多么有魅力啊,但的确任何词儿都有另一面:陷阱的一面。

记得在微博上摘录一本书名为放养的女孩上哈佛 (豆瓣)里的内容时,一位微软的朋友颇不以为然地针对”放养“两字提出批评,认为完全是不可行的,是家长不好好为孩子尽责任而找的最佳借口。

而我在读另一本书名为哈佛两姐妹 (豆瓣)的父母教育手记(这对夫妻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闯荡美国的安徽人)时,则看到了这样的故事:
1.为了提高两个女儿的写作能力,他们很严厉地规定女儿必须一遍遍修改作文,不管女儿涕泪横流也一定坚持,直到女儿们基本上掌握了这一技能。因为他们身在美国,深知锻炼这一项在美国社会生存的基本技能对孩子多么重要。
2.为了不让读高中的孩子们过于痴迷在故事书里而忘记了做该做的事情,他们一再忍让,最后还是采取了”焚书“的行动,迫使孩子们的思维回归到正常的学习生活中。他们焚掉的,是《哈利波特》系列书。

但我也看到,放养的女孩上哈佛 (豆瓣)中,女孩的父亲为了教会她懂得聪明地管理好时间,提高时间利用效率,亲自示范自己是如何做家务的,让女儿一次次练习短时间里处理好各种家务——这难道是”放养“?但这个孩子的父母的确也由着自己读初中的女儿放着好些作业不做,独自去海淀图书馆看各种她想读的书。然而,他们也是有退路的:孩子可以到国外读高中,因此可以不甩国内学校的考试。

我也看到,《哈佛两姐妹》中的这对父母,对姐妹俩的一些爱好(艺术和科学及团队活动)投入了大量的时间支持,包括为了帮姐妹俩结交大量的好友,积极融入到白人社会中,想了很多聪明有趣的办法。这些方面,他们比崇尚自由的美国父母还要更支持孩子们的爱好和选择。所以孩子也很乐意接受他们的约束。(良好的亲子关系很重要哦

我还看到,台湾长销书作家刘墉,他的儿子上哈佛一年后,和老爸刘墉连招呼都不打,就休学一年,自己回到台湾搞音乐,刘墉对此也听之任之,但在孩子上大学之前,刘墉可是一位严父,很多地方都对儿子耳提面命,为此也写了一本又一本书。然而,刘墉对自己的女儿却是明显地放任一些,因为这个女儿的个性太像刘墉自己,做事追求完美,原本就够紧张,刘墉倒是要帮女儿懂得放松,所以他对个性大大咧咧的儿子多有督促,但等到儿子上大学后就基本上任其自由发展。对女儿则处处宽容,虽然也写信给女儿,但教育风格和对待儿子多有不同。

有位清华毕业、微软工作的朋友对我说:教小学3年级的儿子学数学很不容易,他说” 一个竖式除法,很简单啊,我以前老师一教就会,我儿子却教半天都学不会,他怎么这么不像我。“ 当然,这位父亲牢骚归牢骚,最终还是选择耐心地一遍遍教孩子,对孩子教育投入了大量心血,是典型的江苏人对待孩子教育的态度。

这位朋友辅导孩子学习时体会到的困扰,我也体会到了。 我在教女儿学英语音标的时候,也发现以前我读小学时很容易就掌握的英语音标,女儿却没那么容易掌握,需要我一遍遍地改进教学方式才有效果——现在孩子的小学英语教学,我认为存在较大问题,若家长不伸出援手,给新东方交再多钱也不一定效果好,因此我不得不亲自上阵,而且还要拿出从前从小学到高中都是英语课代表的“资历”,让孩子首先对老妈辅导她的英语有信心,也买来不少妈妈辅导孩子英语的书来学习,倒是越学越觉得有意思,摸到了一点语言教学的规律。——但孩子写作文的想象力比我当年可强多了,她的阅读量远超过当时同龄的我,写一篇童话,有时构思十来分钟就得。可见,孩子和父母的特点常常是不一样的,父母当年轻易做到的,孩子未必轻易能做到,反之亦然。所以,对待孩子学习上的短板,一味相信“自由”,“由他/她去”,显然孩子不容易自己搞定,若不能及时给予帮助,孩子对这门功课就容易失去信心,进而兴趣全无

因此,有了女儿后,经常会在”自由“和”约束“之间翻来覆去掂量,总难免会犯错,不过也总有欣喜。我有个朋友抱怨说他再也不读育儿书了(我为什么现在不看育儿书了?) 我没他那么酷,还是很喜欢收集各种入我眼的育儿书来看,因为对一件复杂的事情(育儿够复杂吧各位孩子爹娘,那可不是台机器,是个天天都有变化,时时刻刻都在成长的小人儿哦),我信奉詹宏志的说法:只有知道足够多的偏见,才会避免陷入偏见,避免走向极端——一句话,也就是只有看过多个父母育儿的经验教训,轮到我自己实践,才有可能不掉入走极端的陷阱——极端往往是采用简单(注意:简单不等于简洁)方式处理复杂问题而导致的,对不?

我读的育儿图书主要是以下两类:
一、育儿手记/育儿专著/教师手记
包括:
各种老外和本国同胞写的:1.父母育儿手记(这里的老外不光是欧美的,还有日韩、港台的);2.儿童教育专家的经典著作;3.学校老师写的教师手记。

二、儿童心理学/儿童发育科学方面的书
窃以为,作为父母,首先读儿童心理学和儿童发育科学方面的书是最关键的,这是育儿的知识基础,也是看各种育儿手记和专著必备的平台知识。有了这些知识,再来探讨”自由“之类的话题就不会太离谱了,为啥呢?

因为,孩子的自由,首先建立在他能较好地运用这种自由的能力上。比如,孩子的发育有这样一些特点:

>>当孩子感觉与父母关系亲密时,其大脑神经通道就保持畅通,使其能够感知、记忆和思考。孩子的智能每天都在增长,孩子的大脑发育需要一位成人能够读懂他们发出的各种信息,并以关心和支持的态度给以回应,这时,孩子的智能就能全速运转,能够认知,通情达理,还会注意到他人的需要。(摘自倾听孩子 (豆瓣)

>>10-12岁之间,大脑的发育会经历一个”飞速图谱期“(fast mapping),在这短短的两年期间,大脑的边缘系统和皮层的灰质将增加一倍,孩子的记忆力和道德感得到全面发展。在这一时期,儿童视觉和动作协调的发育,也逐渐成熟。

根据距离判断物体与自己之间的距离,一般来说到了12岁才发育成熟。手眼追踪物体的能力,也在10岁~12岁之间发育成熟。将物体与其周边背景区分开的能力,也在8岁~12岁之间发育成熟。

也就是说,8岁~12岁,或者10岁~12岁,是人类大脑发育的关键时期。儿童的大脑在这个阶段完成修枝剪叶的工作,这个时候孩子的兴趣会稳定下来。凡是在这个时期形成的爱好和习惯,比如阅读、音乐、戏剧、绘画、写作、运动、探索、科学,等等,将会伴随她一生。
(摘自跟上孩子成长的脚步 (豆瓣)

=====
若能了解孩子的这些发育特点,就可以因势利导,在相应的阶段有针对性地培养孩子的自律能力,提高孩子的道德意识。这方面我有些小尝试,写给大家看看。

我从自己的成长过程中认识到阅读对孩子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但又要非常注意不要伤害孩子的阅读积极性。因此,结合我自己的成长体验,我发现阅读开始的时间早晚并没那么要紧,只要在一定的年龄范围内就可以,而且之前要给孩子适度的技能辅助。

我家闺女识字晚,3岁时虽然也跟着葫芦画瓢地能把整篇《木兰辞》背下来,还能背一些李白的乐府,但事实证明这不过是她的音乐天赋在起作用,到了四五岁,全都忘记了。在幼儿园她就是玩儿,我们根本没抓她认字。幼儿园她们还学拼音,但她基本没学会。就这样,六岁半她开始上小学一年级——我也是根据我们夫妻俩上学太早不好的教训,所以有意让她晚一点上学。

一年级,拼音一开始像个拦路虎,我采取鼓励的方式,给她密集训练了一周拼音,结果一考试就拿了全班第一,孩子对拼音一点都不害怕了。我想乘胜追击,带着她读拼音故事书,但她比较反感,不想读,觉得累。我试了几次,看她真的不喜欢,就放下了,没当回事。反正她天天都在学拼音。想想我自己一年级在东北农村上小学(随父母下放),不也就学会了拼音,也没开始阅读,直到8岁回到武汉上小学才开始有书读。所以我心里有个底线:大不了我闺女到8岁再开始阅读。由于有这么宽松的底线,因此我一直对她的认字和阅读持”自由放任“的态度,但这不等于说我不给她做好阅读准备。

我做的阅读准备,就是给她买了一个可爱的白色小书柜,同事说这书柜有种”梦幻“的感觉,我在书柜上放了各种适合她这个年龄阅读的书。对了,为了了解儿童阅读的规律,我也专门买了谈儿童阅读的书来读,推荐几本先:
1.儿童阅读100个关键问题 (豆瓣)
2.图画书阅读与经典 (豆瓣)
3.世界儿童文学·阅读与经典 (豆瓣)

这样就在书架上放了几十本儿童书,有科幻的、科普的、故事的,基本上都是拼音版,有大量的插图,外版书居多。

慢慢地,我们发现孩子很有兴趣认字,而且兴趣一来就乐此不疲,我们立刻鼓励之。但也并未因此强迫她阅读。

有一天,大概是孩子一年级下学期,我发现她捧着一本厚厚的书聚精会神在读。悄悄走近她一看,是拼音版《一千零一夜》,这下,就开启了她的阅读之门,从此孩子一头扎进书的海洋里,而我,只需要负责给她及时提供适合她这个年龄阅读的书就是。同时,我也因给孩子做睡前朗读,深刻地认识到优秀的儿童文学带给孩子和大人心灵的力量,对研究儿童阅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微博上fo了好几个靠谱的儿童阅读专家,推荐几个先:
1.一慢二看的微博 新浪微博
2.王林儿童阅读的微博 新浪微博
3.杨政的微博 新浪微博

孩子尚未开启阅读之门时,我们给予她自由,不强迫她读书,等待她自己开启这扇大门。但,等到孩子爱上阅读后,”自由“便来挑战父母了——管,还是不管?管,怎么管,管到什么程度;不管,底线又为何?

孩子一旦爱上什么,就有如痴如醉的倾向。随着她识字越来越多,她对书的阅读渴求也越来越高,很快她就不爱读拼音版,直接读没有拼音的书,虽然一本《格林童话》她啃了很久,但由于是她自己感兴趣的,我们告诉她不认识的字就跳过去,想读哪段就读哪段,于是看着她一本本把书架上的书都找出来”吃掉“,有些书她会反复阅读,比如《希腊神话》和《格林童话》。

但问题也来了,如果任其自由阅读,她就可以不睡觉、不吃饭,看个昏天黑地,上厕所也带着书。这显然不行。这个时候,靠强压是不行的,要开始讲道理。给她讲视力差的危害,青光眼导致的失明的可怕,白内障的麻烦…知识无疑会帮助她建立自律的内在根基,但外在的”他律“还是必须的,她慢慢懂得未成年人需要服从监护人出于孩子身心健康考虑而设置的一些规定。但更重要的还是,这些规定和服从也都建立在孩子和父母之间亲密的关系上。

孩子知道父母总是能及时满足自己心中的一些愿望,比如她想读的书,我们会抓紧为她买。有一阵她非常喜欢自己编制谜语,沉迷于语言的魅力中,我们就给她买好的灯谜书,和她一起猜谜。她非常想读各国的童话,我们也买来最好的插图版本给她看。有的书,买的版本不合适,就一再调换,比如《海底两万里》家里已经有五六个版本。因为知道自己的愿望被父母尊重,孩子也就愿意服从父母的一些规定,即便她不能完全弄懂,但也能基本明白父母是为她好。

孩子还非常希望我们也能读她喜欢的书,说实话真没那么多时间和她一起读,我们就想了个办法,和她一起扮演书中的角色,读书里面的对话,绘声绘色,每次十来分钟,非常投入。这样孩子就得到了较好的满足,不会缠着让我们一定读完她喜欢的书。玩这个游戏的时候,还能顺便指导孩子学会运用声音,让自己的朗读有抑扬顿挫,有戏剧感,对她在班上演课本剧也挺有帮助。这样的时间投入是多赢的。

有些技巧的运用,也能让孩子在看似不自由的选择中体会到自由。比如我们一起去买东西,设定了选择的范围(这个由父母规定,比如金额的大小,质量的标准),但在这个范围内让孩子做主,孩子也会发现自己并非一点自主权都没有。又如去餐馆吃饭,让孩子点某种菜,比如点一个鱼类菜,但通常规定金额,这样孩子的参与积极性也很高,且知道边界。

总之,规定了选择范围(边界)后的自由,常常是能让父母和孩子取得双赢的。最近的一个例子我们觉得也值得分享一下:

孩子这学期是4年级下学期,她自己积极和老师沟通,终于搞定了中午在学校里吃饭和午休的”大事儿“,这件事几乎完全就是孩子自己做主,自己找老师联系搞定的,家长只负责交钱就是。

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孩子这个时间段完全自己掌控,不受家长约束,她会不会运用好这个”自由“呢?

我们在寒假和她有大量的交流,交流睡眠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会有哪些影响(比如需要多长的睡眠,什么时间入睡最好,等等,睡眠不足会带来哪些坏处?他们班哪些同学学得轻松,玩得痛快,等等,爸爸妈妈小时候的睡眠是怎样的,对后来的生活工作有哪些好影响,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的作息习惯分别对健康带来了怎样的帮助和负面的影响,等等),由于经常讨论睡眠问题,加上长期坚持实践早睡早起的习惯,孩子在睡眠方面已经比较自律。

另外,我们预想到孩子中午在学校,会羡慕有的孩子能自由支配零花钱,于是,参考小狗钱钱 (豆瓣)和杨杰的书让孩子心悦诚服 (豆瓣)里的建议,我们从这学期开始给孩子制定了一系列零花钱的获得与支配的小小家庭制度,还设立了时间管理奖和健康奖,鼓励她坚持好的习惯(如每晚8点半就入睡,每周放学后坚3~4次长跑1600米并跳绳,回家后练习仰卧起坐和下腰),督促她养成做计划并回顾计划的习惯。通过鼓励和督促她巩固好这些习惯来训练她整体的自律能力,这样中午在学校的时间段里她也不至于过于放任自己。

我们在家里对存钱罐和我们放零钱的钱包,都不对孩子设防,是自由开放的,因为这些钱的额度很有限。但家里的存折和卡的密码绝不对孩子开放。有意思的是,由于零钱对孩子是自由开放的,我们也从不猜疑孩子是否偷偷花这些零钱,反而每次孩子都会在一段时间后,主动告诉我们她花了哪些钱,比如她告诉我:存钱罐里现在基本上没有一元的硬币了,都被她拿去偷偷买糖果了。我们听了也没多说她什么,觉得在正常范围内。

最近她又告诉我,她从我钱包里拿了15元到菜市场的杂志摊上买了一本《查理九世:鬼公主出嫁》,这引起我的高度注意。因为那个杂志摊我知道的,卖儿童书都是原价,尽卖一些不入流的童书。但是还是很吸引孩子们的。

孩子被《查理九世:鬼公主出嫁》迷得不行,灵魂出了窍,这个样子走在路上会被车撞的,必须设法疏导。我赶紧到网上查这类书,我想,堵住是不行的,她反而会更加渴望。正好到了周末,楼上楼下在其他学校读书的好朋友们都来家里找孩子玩。我在一边听孩子们讨论《查理九世》,果然那些孩子也都读了这些书,并说这个作者写的《怪物大师》更好看。我就上网找《怪物大师》,见是接力出版社出版的,就比较放心,因为接力出版社是我心目中排前几位的儿童图书出版社,他们出版的《蓝精灵》系列、《丁丁历险记》系列,都是孩子特别喜爱的书,印刷质量也很好。我在寻找《怪物大师》的时候,也找到了早就做了记号的”鸡皮疙瘩“系列,这都是同一类型的书。立刻下单10本”鸡皮疙瘩“系列的书和8本”怪物大师“系列的书。很快书就送到家,孩子周末一口气看了3本”怪物大师“和1本”鸡皮疙瘩“,总算解了渴,并且下结论说:怪物大师比查理九世好,鸡皮疙瘩的幽默是前面两种书里没有的。

她还跑过来亲我,说”好爱妈妈,妈妈总是给我买我喜欢的书“。我见她心满意足的样子,提醒她,不能因为读这些书而忘记了功课,就如不能因为吃巧克力就不吃饭一样。她同意。于是趁机约定:这些书都只能在周五晚上和周六周日读,且平时也不能带到学校影响同学们的学习,只能周五带去给同学读。她都同意了。现在,这些书都堆在我家冰箱的顶上(西门子冰箱,个儿很高),冰箱顶上专门放供她在规定时间里读的书和吃的东西,她看得到,够不着(实在想够,也能踩板凳拿得到),所以这是一个半开放的约束,是带着信任和爱护的约束,孩子是愿意接受的,况且有盼头:周末可以放开享用啊!

同时,为了平衡好她的阅读渴望,原本答应她六一才买的《蓝精灵》第4辑,我也提前给她买了,她非常开心,我告诉她蓝精灵可以平时带到学校去看。周末有盼头,平时又有心爱的蓝精灵陪伴,孩子对这些来自父母的规定接受得不勉强,并且能体会到父母的用心。

我们告诉孩子,看这些惊险小说,大脑和内心的节奏就会很快,像坐过山车一样,总是这么咚咚咚地,人也会疲倦劳累。所以阅读也要像弹琴一样,既要读快节奏的,也要读节奏慢一点的。孩子长期练琴,对这样的比喻比较容易接受。另外,她也说自己蛮愿意学着管住自己。

这种把愿望延迟到周末来满足的做法,我们在其他事情上已经引导过她,比如她每天的零花钱(1元)通常都会愿意攒到周末再花。

我们感到,在家里经常和孩子讨论”自由“的话题也很重要,这样就能让她用辩证的观点来看待自由,知道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真正的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不想做什么就可以不做。让她慢慢建立起”自由和自律“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是分不开的观点。她由此知道自由如洪水泛滥是不行的,而给洪水筑起大坝,洪水就能发电,还能灌溉农田,自律和自由,就如大坝和洪水。

她知道,家里阳台上鲜花盛开的自由,来自每天不辍的浇灌和定期的剪枝、施肥。她知道家里金鱼缸里金鱼游来游去的自由,来自每天都精心喂养,不能多喂,也不能不喂,都有一定之规。

她看到父母头天晚上为第二天的早餐做各种准备:洗菜、切菜、预约好电饭煲的蒸饭时间,她知道如果做好了这些准备,就有了第二天一早吃营养丰富的早餐的自由。而有了全面的营养,人就不容易生病,就有了快乐地学习和生活的自由。

我们特别重视的,还是教会她懂得:长期坚持小的约束,会换来日后大的自由。这样她就能慢慢懂得,所有这些刻意的训练和坚持,都是为了以后人生路上她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在做准备。但这又不等于牺牲眼前就可以享受的自由。

所以,在经受了短期较大的学习压力之后,我们会让她到点就放开享受一下。如一周到了周五,她就能放开休息,食物和图书及电视等,都会依照她的喜好和心愿做一番规划,让她吃得开心,读得爽,看得愉快,还能睡懒觉(不过也有时间规定,比如不能超过8点就要起床,而平时都是5点半起床)。或到了放长假,也会好好设计一番,尽情度假放松。该吃大餐的时候绝不继续空等。但放松时也会有必要的约束,有范围规定。

这些自由和约束的取舍,我们都会用一个词来不断衡量:节奏。为的都是防止节奏单调,防止走极端(节奏一单调就会陷入极端,绷得太紧的弦会断,弦太松也弹不成调),想达成的都是动态平衡(追求”多样化与一致性“的统一,希望生活像一首动听的歌,有快有慢,有长有短。)。

写到这里,发现可能已经完全写跑题了。8过,反正说了是虚晃一枪,哈哈,等着接大家的高招哦。

====针对这个帖子的网友的一些观点,陆续汇集自己的评论===

Chun Liu图书馆是个好地方。
我以前也相信什么开放式教育,快乐教育,自由式教育等等,现在发现,这些理论就是听听而已,不能当真。对孩子最好的教育,是培养他适应这个残酷的社会。还是讲个身边朋友的故事吧。
朋友夫妻俩也是信奉所谓快乐教育的,他们很注意培养儿子的独立意识。他们儿子现在快小学毕业了,从各方面看,确实是个好孩子,独立,诚实,对别的小朋友有爱心,很会玩也爱玩,有创造力。可是只有一个缺点,就是不爱学习,是班上的后进生,朋友经常被叫去开后进家长会。孩子刚上学的时候,朋友没把这当回事,觉得孩子大了,懂事了自然会认真学习的。可是现在他们督促孩子学习,他会问,我为什么要学习?有这时间,我可以搭个大大的乐高机器人了。
这也许放在美国不算个事,可是朋友偏偏生活在新加坡,这可是个唯成绩论的地方,成绩不好意味这不能上好的中学,大学,前途一片暗淡。朋友现在经常无奈地感叹,他们身在东方,却错用了西方的教育理念,悔之晚矣。现在只能给孩子报各种各样的补习班,期望孩子的成绩能尽量提高一些罢了。现在是大人孩子都痛苦,哎。。。

>>>俺的回应
如果认为“对孩子最好的教育,是培养他适应这个残酷的社会”,这就可能是在给孩子从小灌输被动适应环境的生活观念,以恐怖和压力为主,而不是以享受生命中的喜悦为先。朋友的孩子在搭建乐高机器人的时候也能学到知识的,这要看家长是否善于抓住契机来给予引导。若实情如楼主所述,那么楼主的朋友有可能是简单地理解了“快乐教育”,走得极端了一点,但并非就来不及扳回一些。但因为这件事,楼主就又走到另一个极端,也似不是明智的选择。首先,这个社会有残酷的一面,但也有温情的一面,两面都要展示给孩子,而且对于孩子来说,首先需要展示温情美好的一面,而不是先吓唬他。有创造力的孩子都不是吓唬大的。就我个人的阅读来看,推荐楼主看看《哈佛两姐妹》和《粗养的智慧》这两本书。孩子的教育,原本在收放之间,单纯的收和单纯的放,都是把问题看得太简单了,不知楼主以为然否。

— 完 —

本文作者:周筠

知乎是一个真实网络问答社区,在这里可以寻找答案、分享知识,发现一个更大的世界。
下载知乎 iPhone 客户端: http://zhi.hu/ios

此问题还有 34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该如何教育孩子们爱国和民主道德意识?
Khan Academy 这样的教育方式是否能够在中国推动起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