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志良:“哥哥眼里我肯定还是个孩子”

摘要:“只要剧本里看得到是真有新意,张国荣肯定会认真考虑,其他的因素,比如片酬高低、影响远近,或者导演、合作的演员是不是大牌,这些反而不在他的思考范围。”

罗志良

和张国荣相识是在《东邪西毒》剧组里,罗志良是B组副导演,其实也就是《东成西就》的副导演,那是香港电影旧掌故中知名度颇高的一段。王家卫当年筹拍《东邪西毒》,由于演员阵容太过豪华,投资商怕像《阿飞正传》一样收不回成本,就让他同时以同样的班底拍一个卖座的喜剧片,于是就有了《东成西就》,原班人马,只是王家卫不做导演做监制,《大话西游》的刘镇伟做了导演。用当年的导演刘镇伟的话说,最苦是演员,“一个个都要神经分裂了,上午拍《东成西就》,要像老婆生了儿子那样开心;到了晚上《东邪西毒》,必须像死老爸那样痛苦”。

何况梁朝伟、林青霞、张学友、梁家辉、张曼玉、刘嘉玲、钟镇涛、王祖贤、叶玉卿,哪一个不是红极一时的大明星。那时罗志良只有二十几岁,做副导演也是第一次,艰苦卓绝中他觉得张国荣人好,不仅没有架子,又非常照顾别人,“只要他开始信任你,便不仅不会为难你,更方方面面体谅包涵你,就像家里的长辈。虽然实际上我们相差不过是几岁而已”。

时隔三年,罗志良自己尝试做导演,《色情男女》的剧本其实就是从他最熟悉的电影圈小事写起,拍得颇有自传意味,坦荡且真诚。90年代中后,恰也是香港电影业渐趋没落且前途未卜的时候,罗志良没有回避娱乐圈的种种丑事,但反而却颂扬了电影人逆境中对艺术的执著。

最初影片的联合导演尔冬升是把演阿星的人选锁定在同样当红的两位实力派男演员身上,但他们无不因为情色镜头尺度和身体暴露问题婉拒。找到张国荣,“他看了剧本就爽快答应了,完全没有多问什么,反而我们不放心又说了一遍那些尺度比较大的镜头的细节,他说,这个戏需要脱,为什么不脱。后来到了真要脱的时候,他是很自然地把这个东西脱掉”。

因为故事本身平实且充满电影人乐观自嘲的情怀,所以罗志良希望能有一部分的表演是相对夸张的,与张国荣合作的也是位新人,分开拍对手戏时,她一口气拍了十几条,还是拘谨扭捏。“我知道她是担心出丑,如果你只能到这个程度,好,算了,我就拍哥哥。果然,张国荣完全没有这些想法,他演就全部投入进去,完全发了疯似的演出,比我想象的效果还好上几倍。拍完后我特别满意,回放觉得很好看,便也叫大家都来看,结果前面顾虑重重的那一位也挂不住自己演得太差劲,跑来跟我说能不能再拍一次,能给她一个机位。”

罗志良说,当时他气还没消,当然是不肯。“是你不相信我怕出丑嘛,看完大明星这么演不仅没事,而且好看才肯演,那是不是每一次都要找明星先演一遍给你看,发现没事了你才能演呢?最后倒是张国荣过来跟我说,‘就给她一个机位好啦,她还是刚刚出道,你说的她还大不明白,不如再给她一个机会’。”

《色情男女》里有一段长度两分钟的戏中戏,就是阿星用积极态度最后完成的艺术情色电影段落,罗志良索性放手让张国荣亲自执导。“因为就是要一段和整部电影本身形成反差的段落,所以说好整段戏我是完全不管的,说好他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到拍完也没有过问,也没有去看过。哥哥就自己在片场开了一组来拍,剪接、配乐等后期制作,亦由他一手包办。”

而张国荣也不是玩票而已,为这两分钟,他不仅重看了大岛渚在内的诸多日本名导的早期色情电影,做了细致周全的场景分镜,甚至布光镜头都深思熟虑出好几种方案,并且是整整花了一天时间完成了这银幕上两分钟的镜头,监制尔冬升盛赞拍得极有水平,即使是他也不敢拍到如此大胆的尺度。

两年后,罗志良说,他又找哥哥合作《枪王》,张国荣饰演一位热爱枪械的人,他与他的朋友是IPSC(实用射击)的比赛高手,也是改枪的能手。这是一部节奏明快、火力强大的警匪动作片,张国荣第一次以异类冷酷的杀人王形象出现在银幕上。

剧本里“枪王”有相当分量的台词,“但他一个非常聪明的演员。如果我五六条以后,觉得还要拍下去,直到第七条才觉得就是这个,其实我也没有具体讲我为什么要这个。但是哥哥看完回放后,会体会原来你是要我这样演,后面的镜头就非常快达到相应的一个状态。他不是那种需要导演不断说不断讲的演员,他会自己去寻找状态,因此常常能反过来给你惊喜”。

论私交,罗志良觉得自己够不上如关锦鹏、梅艳芳那样,是能和哥哥打牌喝茶聊天看剧的老朋友,即便相对亲近,也有作为晚辈的敬重,但他也从来不会觉得请哥哥来演戏是怎样遥不可及的一件事,只要是认真准备的剧本,并且看得到是真有新意,张国荣肯定会认真考虑,其他的因素,比如片酬高低、影响远近,还是导演、合作的演员是不是大牌,这些反而不在他的思考范围的。

“拍《色情男女》的时候,我的第一部片,其实很拮据,张国荣就是那种你吃便当他也吃便当的一类演员,更不要说助理之类的,他从来都一个人来剧组,没有指定的化妆发型,一切跟大家一样。那次唯一的要求是剧组给他一个车子接送他过去,后来我们就弄了一辆二手的国产车,其实真是很烂的,我很过意不去的,悄悄问他行不行,他回答无所谓啊可以了。”

罗志良说:“拍《异度空间》的时候,张国荣看上去也还是很积极很开朗的状态,他对角色很有想法,我也只觉得那是很单纯的认同而已,毕竟电影圈的人常常是要看精神科的,我自己去看过,身边这些人大家好像也都看过,导演也好,演员也好,压力肯定是普通比普通人要大上一百倍,所以我们不是很忌讳提起那些,反而当是在做一个大家都比较有体会的亲切题材。”

罗志良说,他其实是过了很久才相信哥哥猝然离世的消息,反而更记得明明在一个月前,他还和哥哥在一起聊他的剧本,还有好多话没说完,好多事没做完。“他问我能不能帮他改,我说当然好,回去看约一起聊就是了,好像他当时是压力大了一点,但我觉得第一次当导演都要闯过去这一关,而且我对他有百分百的信心。拍电影在电影学校中能学到,在片场实际更能学到,他拍了那么多大导演的作品,经验足够了,何况是那么用心的一个人。我相信他做导演便是艺术生命的另一次爆发,也期待着。后来,便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实习生苏孟迪对本文亦有帮助)


更多精彩内容请下载三联生活周刊移动客户端:iPhone版、iPad版、安卓Pad版三联生活节气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recommends: Jousting With Toothpicks – The Case For Challenging Corporate Journalism http://www.medialens.org/index.php/alerts/alert-archive/alerts-2013/719-jousting-with-toothpicks-the-case-for-challenging-corporate-journalism.html.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