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饲料中的砷是砒霜吗?

流言:黄浦江死猪漂流的真相是因为饲料中添加了有机砷,砷就是砒霜啦,副作用是在猪体内累计会部分分解为无机砷,喂食四五个月后会大幅增加猪的内脏腐蚀、大批死亡的概率。这死因见不得光,又不敢拿去市场上卖这样的死猪肉,养殖户只好打落牙往肚里咽,抛到河里了事。大家都往河里一丢,猪尸们就在黄浦江大游行了。

真相:我国允许合法使用有机砷的猪和鸡的饲料添加剂,有机砷和砒霜类的无机砷不同,并没有致癌性,也没有明显的生殖毒性和遗传毒性,在动物体内的利用率很低,在组织内的沉积量很少,也并非人们摄入砷的最主要来源。但是考虑到自然环境中的有机砷容易转化为无机砷,并通过食物链不断累积,希望我国早日逐渐抛弃有机砷制剂,寻找更加环保健康的添加剂作为替代品。

“砒霜喂猪”谣言的流变

用砷制剂养猪的技术手段,以前并不为大多数民众所知。首先大规模传播了这一信息的是数年前的一个帖子《农妇警告:在中国吃猪肉等于自杀》,其中提到了并将其描述为“用砒霜喂猪,使其皮红毛亮”。而这次的阴谋论显然是吸收了这种说法,但是切合时弊,在设计上更加用心。它似乎解释了猪群大批死亡的原因,与发病时间也吻合,但是只有理论,没有依据。

谣言会对养猪的农民造成经济和信誉的损失,但其中有些传言反而来自农户,比如“猪饲料里加了安眠药”最初就是这么传出来的,他们手握技术,但对其原理知之甚少。所幸近年来在农业产业化的形势下,饲养人员越来越专业,这种情况已大为改善。真正需要担心的是有一部分农户滥用这些技术,造成更大的危害。

砷在以往总是令人想到砒霜等剧毒物质,但现在也有观点认为,它是动物体内不可或缺的微量元素。对于动物的生长,砷元素可以起到一些积极作用:

  1. 杀灭肠道内的有害微生物和寄生虫,抑制病原菌的繁殖,具有类似于抗生素的作用; 
  2. 增强肠壁的通透性,从而促进肠道细胞的代谢,并与维生素B12和一些抗生素有协同作用,促进生长;
  3. 舒张毛细血管、改善皮肤营养,使皮肤粉红,毛发光亮,改善商品猪的观感;对改善鸡蛋颜色也有帮助。

因此,在饲料中添加砷化合物一度成了世界畜牧业的普遍做法。但是,符合规范的砷添加剂都是有机砷制剂,因为无机砷具有很强的毒性,而无机砷中三价砷的毒性又大于五价砷——砒霜(三氧化二砷)中的砷就呈三价。畜牧中多数使用的两种有机砷制剂是氨基苯胂酸(阿散酸)和硝基羟基苯胂酸(洛克沙砷),它们和砒霜是两回事。

有机砷不是致癌物

有机砷在动物体内的利用率很低,摄入后数小时后,90%以上即会以甲基化产物的形式排出体外,在组织内的沉积量很少。

砷的毒性主要是因为它能“抢占”与其结构相似的磷元素的位置,小剂量使用时可以行使一部分磷元素的功能,而大剂量使用则会造成砷中毒。牛对砷的耐受量为每千克体重5毫克、猪为每千克体重1000毫克、鸡为每千克体重200至500毫克。

饲用有机砷制剂并没有致癌性,也没有明显的生殖毒性和遗传毒性。但长期大量摄入也可以在体内蓄集,引起慢性中毒。这种中毒过程缓慢、不易察觉,症状有精神沉郁、触觉减退、运动障碍等,可见主要是对神经系统的破坏。

欧盟在1999年禁止将有机砷制剂作为饲料添加剂,但美国、拉美、日本等地仍在广泛使用。2011年,美国辉瑞制药公司生产的一种洛克沙砷产品“3-Nitro”曾被检出在肉鸡体内有残留,并主动停售(并非致癌鸡饲料,洛克沙砷危害待确认 
)。尽管停售的只是一种产品,但这件事在美国引起了很大的风波,养殖者、消费者等不同人群对于要不要全面停用有机砷制剂又一次争论不休,马里兰州等地区也采取了禁止对鸡喂食砷制剂的政策,然而喧嚣之后,此事还是不了了之。

而在2013年初的中国,猪集体死亡事件却让人们再次将视线投向有机砷制剂。阴谋论者认为,猪群突然爆发死亡是由于三四个月前喂食有机砷制剂,在四五个月后“毒发身亡”之前预计可以屠宰,但由于屠宰期延后就集体发病内脏腐烂。然而即使有机砷有一部分能在动物体内转化为无机砷,它发病也不会有如此精确的“潜伏期”,不会具有这种造成近万头猪同期死亡的定时炸弹般的功能。

在实际养殖中,由于市场、生长速度等因素造成屠宰时期波动在养殖中是正常的事。并且,如果猪吸收的砷达到致死量,那么其体内必然会有大量砷的残留,在检验检疫和食品质检中不可能完全瞒天过海。

在大多数中国人的饮食中,大米是无机砷的重要来源。(婴儿米粉,含砷不代表有害)图片来源:《食品中污染物限量》(GB 2762-2005)

更大的隐患

猪本身并不会在体内存留太多有机砷,也就意味着大部分砷元素随着粪尿等途径排入了农田、水体等自然环境。由于细菌等微生物的存在,自然环境中的有机砷容易转化为无机砷,并改变化学价态,并通过食物链不断累积,这才是最令人担忧的事实。如果继续大量使用有机砷制剂,那么它仍将会为自然界的重金属循环不断补充材料。为改善生存环境计,逐渐抛弃有机砷制剂,寻找更加环保健康的添加剂作为替代品是大势所趋。

结论:

正常合规使用猪饲料有机砷添加剂并不会造成猪的大规模死亡,猪本身并不会在体内存留太多有机砷,但当饲料添加剂中的砷进入自然界后,被土壤水体中的细菌转化为无机砷,通过食物链不断累积,是一个很大的隐患。希望有机砷饲料添加剂可以逐渐退出养殖的舞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