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绥铭:“他妈的”与性道德(专栏文章)

中国很多骂人话,其实是在宣扬着传统社会中“正经的”性关系和“正常的”性行为方式。任何人敢于不遵守这些性道德,就会被骂。

在中国,骂人也有雅俗之分。高雅的可以是“混帐”,至多也就是“王八蛋”。虽然其中都隐含着骂对方性关系混乱,但是因为并不直接指出,所以显得高雅。低俗的骂人话,就是赤裸裸地指出性交,而且直指对方或者其女性亲属。不过现在多了一种介乎于雅与俗之间的“网上脏话”,例如TMD、MLGB等等,只不过都是文字表述,无法在实际生活中说出来。

骂人话,绝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下流的问题,它其实一直在维系着中国传统的性道德。

就拿“国骂”“他妈的”来说,它其实是:前面省略了一个动词,后面省略了一个名词;而且主语就是“我”,所以完整地来说就是:我X他妈的X。它还有许多转化形式,例如现在网上语言中的“靠”。

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所有形式的“他妈的”都是指向对方的母亲。这个骂人话,其实就是在不断地向每一个人灌输着:不可以跟母亲有任何性关系,别人不可以,自己当然就更不可以,否则就要挨骂。

结果,乱伦禁忌就这样在中国流传下来了。我们小的时候,有谁真的告诉我们,不许跟母亲发生性行为呢?家长、老师、课本都没有直接说过,小伙伴们也同样糊里糊涂。那么我们究竟是怎么知道这个最古老的禁忌的呢?主要途径之一,就是靠“他妈的”的广泛流传。

当然,恐怕没有多少人会去细想骂人话所包含的这些深层意思。但是一切骂人话之所以能够侮辱到对方,都是因为骂人者在明说或者暗示,挨骂者违法了某种天经地义的道德准则。因此,骂人话其实是在维系着整个传统性道德的大系统。例如:

北京土话“丫挺的”=你是丫头生养的,暗示对方父母的性关系混乱。
“孬种”=对方的性能力和生育能力有问题。
“吊儿郎当”=“屌总是晃荡着”,不能勃起,也不能干正事。
㞞(注:song,二声,㞞系繁体字,简化字无法打出)。它原来指精液,后来被引申为遗精或者早泄。形容对方一无是处、什么都干不成,尤其是指对方没胆量、怕事等等。
“扯蛋”,现在常常被写成“扯淡”,其实原本是指:不好好地性交,却去拉扯睾丸。

这些骂人话,其实就是在宣扬着传统社会中“正经的”性关系和“正常的”性行为方式。任何人敢于不遵守这些性道德,就会被骂。

那么被骂的人为什么会生气呢?其中有三大规律:其一,骂得越细,就越暗示对方做过。其二,被骂的人越是能听懂,就会越生气。其三,双方都认为“性”是坏事。

这就是人在性方面的社会化过程,就是社会控制个人的性行为的重要手段之一,也就是社会的性道德为什么能传播开、传下去的重要原因之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