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禁室欲女”频现 多年囚禁为何无人知?

中新网5月9日电 香港《文汇报》9日发表文章称,从奥地利“禁室欲女”到今次俄亥俄禁锢案,囚禁和凌辱一再上演,缘何一个平静的街区,隐藏着十恶不赦的罪行竟无人知晓?究其原因,绑架者都有一种狂热,对受害人进行“私人教育”,而受害人突然被抛入一个无能为力的处境,若生命获保障,就会逐渐产生好感和依赖心理。

文章摘编如下:

从奥地利“禁室欲女”到今次俄亥俄禁锢案,无法无天的囚禁和凌辱一再上演,每次都震撼世人,缘何一个和善的邻居、平静的街区,竟然隐藏着十恶不赦的罪行和凄惨的受害人,而且长久以来无人知晓?

要长期实行禁锢,必遇上受害人抵抗,绑架者每每在物质和精神上予以压制。以奥地利“兽父”约瑟夫为例,他把女儿伊丽沙白囚禁在秘密地牢24年,施以极端暴力虐打。约瑟夫展现出高高在上、无情的统治者形象,仿佛他的说话就是圣旨、他的房屋就是不可侵犯的领土,令伊丽沙白放弃反抗心理。

绑架者都有一种狂热,将受害人视为个人财产,将自己视为其命运的主宰者,甚至认为囚禁和虐待是有益的行为。2006年曝光的奥地利少女坎普什禁锢案中,绑架者就在地牢里对她进行“私人教育”。

无论绑架者采取何等手段,都需要受害人的默许和配合,才会长期不为人知。学界早已提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指受害人突然被抛入一个无能为力的处境,个人生死完全取决于绑架人,若生命获保障,就会逐渐产生好感和依赖心理,甚至反过来帮助绑架者瞒天过海。

另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是受害人身为人母的责任感,促使他们瞒着子女有关禁锢的实情。伊丽沙白和1991年遭绑架的美国少女迪加尔都属此例,今次俄亥俄案的贝里亦不排除有此心理。然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仍未能提供完美解释,贝里在10年囚禁后终找到机会逃脱,足见该症无法令受害人完全驯服。

禁锢案最难解释的,也许是为何邻居乃至警方,都没察觉绑架者的可疑行径,甚至视而不见。在坎普什一案中,犯人携同受害人外出;迪加尔和女儿在绑架者家后园玩乐,但无人追问。这是出于天真,还是不敢想象残酷的真相?(李钟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