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为什么选择在新西兰首次公开会见媒体?

任正非为什么选择在新西兰首次公开会见媒体?

不少媒体已报道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最近在新西兰惠灵顿罕见地接受小范围媒体采访的消息。

这是26年来任正非首次对外公开接受媒体采访。

为什么会选择新西兰作为“首秀”的地点?

固然,如任正非所说,新西兰是华为“最重要的战略市场之一”。最近两年来,华为在新西兰取得不少重大突破——今年4月,华为被新西兰电信(Telecom New Zealand)选为4G/ LTE移动网络建设商;2011年和2012年新西兰电信还将华为选为国家宽带网UFB项目的主要供应商;华为在新西兰每年创造营收3000多万美元;过去3年,华为对新西兰的直接投资达1.39亿新西兰元(约1.16亿美元)……但是,业务上的进展仍不足以构成任正非要跑到这来表明华为开放姿态的理由。

根据福布斯中文版高级编辑Ada Qin的文章,以及此前记者李瀛寰发表在虎嗅网的文章,我们可以得出这么几个观察点:

1、南太平洋地区对于华为对抗美国的重要性,这是双方在争取的摇摆地带

Ada Qin写:

澳洲市场成为华为全球市场布局中的一颗重要棋子。如果退让,华为很可能由此会在全球市场布局中陷入难以挽回的被动状态。

南太平洋地区在华为的业务体系中尚不能称得上举足轻重,但对于华为对抗美国态度的立场至关重要。据华为2012年年报统计,中国和欧洲市场目前在华为全球2200多亿人民币的业务收入中大约各占1/3。尽管欧盟最近再次提出对华为的补贴问题调查,但响应者寥寥。加之华为要把欧洲变为“第二故乡”大力发展,其在欧洲已经基本站稳脚跟。而在日本,华为与本地运营商也达成了较为紧密的合作关系。

然而,美国政府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在运营商市场上,它不仅自身将华为严厉地拒之门外,还利用华为的“网络安全威胁论”对其它国家施加影响,而处于摇摆中的澳洲国家则毫无悬念地变为其可以施加影响力的要地。

即便在华为与新西兰电信达成LTE项目合作协议后,新西兰工党领袖高夫(Phil Goff)还在国会就与华为的合作指责政府:“也许我们的政府应该问问自己,新西兰为什么不像我们长久合作的同盟者美国和澳大利亚那样,对华为网络的安全提出质疑,而让华为在新西兰发展?”

2、华为在澳大利亚前段时间遇挫,对新西兰的进展要珍惜

同属大洋洲,华为在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进展状况不太一样。

去年,华为在澳大利亚的发展遭遇重大挫折。2012年初,华为被明令禁止在澳大利亚总投资359亿澳元(约合362亿美元)的第9张国家宽带网项目(NBN)中参与投标,理由是华为设备网络可能会给国家网络安全造成威胁,而此前华为已经参与前8张NBN网络投标和建设。据《国际先驱导报》报道,澳大利亚政府在做出该决定以前曾与美国中央情报局有过沟通。显然,澳政府对华为的行动受到了“美国兄弟”的深度影响。

为了拉近与澳大利亚政府的关系,增加在本地市场的透明度,华为煞费苦心。2011年,华为在澳大利亚成立海外首个独立董事会,董事会聘请澳大利亚前外交部长、维多利亚州前州长、退役海军少将担任独立董事,其中退役海军少将劳德(John Lord)是华为澳大利亚董事会董事长。未来,华为澳大利亚公司很可能在本地独立上市。

在2012年华为被澳政府的网络投标项目拒之门外后,澳大利亚董事长劳德在国家记者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发表演说,建议成立澳大利亚网络安全评估中心。同年8月,任正非以庆祝澳大利亚董事会成立一周年为契机,访问澳大利亚,并强调华为在澳大利亚的营收将全部被用作本地再投资。

今年4月,澳大利亚女总理吉拉德访问北京之际,华为派出了董事长孙亚芳展开高层公关,这两位同时列居“福布斯全球女性权势榜”的女性在北京举行了私人会谈。“(孙亚芳)与吉拉德总理的会晤证明是一次成果丰硕的对话。”华为澳大利亚公司与公共事务总监米切尔(Jeremy Mitchell)称。

华为还在澳洲地区开展了一系列公益活动,诸如与学校合作科研、奖学金计划、支持癌症患者等等。此外,华为还利用其全球供应链网络和强大的资金储备,在澳大利亚开展本地的“投资生态系统”(ecosystem of investment),将澳大利亚本地商业带入华为全球的供应商网络。

一系列行动似乎让华为在澳大利亚的发展重新进入轨道。今年4月,澳大利亚本地媒体透露,华为可能与澳大利亚第二大电信运营商澳都斯股份(Optus)达成一份超过20亿美元的合同,为其建设一张超高速移动网络。

相比之下,华为在新西兰的进展就相对顺利了(具体情况如上文提及)。任正非在会见新西兰工党领袖希埃尔(David Shearer)时表示,如果新西兰希望在网络新技术方面领先其它地区市场,华为完全可以帮助其实现目标。

任正非选择在新西兰见当地主流媒体,也算是对当地的一种友好回报与姿态。

3、一切均是敲山震虎、围魏救赵

如此前李瀛寰文章里说,2012年开始,华为对美国方面开始表态强硬。比如,这次任正非在见记者时说,“华为在美国的网络存量几乎为零,我们没有卖任何关键设备给美国主流运营商,也从未卖设备给美国政府部门。这些机构将来也不会是我们关注的客户群。美国网络过去、现在以及未来是否安全,与华为没有任何关系。”

对美冷脸的同时,华为积极在欧洲、大洋洲等在意识形态上亲美的地区游走结交,加大亲善开放力度。

李瀛寰说,

这新战术本质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我要让你看到,你拒绝我,那是你的损失。”

举例来说,从美国众议院的报告一事后,华为更多地开放,并争取国际话语权。据悉,去年底,任正非特意拜访了英国政府相关人士。其实进入英国电信市场,只与英国的电信运营商相谈就够了,而且华为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做的。但这次不同,任正非特意拜会了政府人士,目标就是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并增加华为参加公众事务的能力。

与政府级人士的见面,公众可能不知情,华为也没有公开宣传,但美国政府相关人士一定知道,你懂的。

由上分析得知,小到新西兰、大到大洋洲与欧洲,都是华为与任正非在战略与处境上包围美国的棋子棋局。如果争取到了,美国被动;如果争取不到,华为就在全球化上遇到难以穿破的瓶颈与天花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